uc書盟 > 靜州往事 > 第二百五十章社會關系(六)

第二百五十章社會關系(六)

    調查還有一個過程,王橋已經走出了看守所。

    從看守所走出來分為很多種,根據《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一百二十七條規定,公安機關對被拘留的犯罪嫌疑人審查后,根據案件情況報經縣級以上公安機關負責人批準,分別作出處理。

    一是對需要逮捕的,在拘留期限內依法辦理提請批準逮捕手續;二是對應當追究刑事責任,但不需要逮捕的,依法直接向人民檢察院移送審查起訴,或者依法辦理取保候審或者監視居住手續后,向人民檢察院移送審查起訴;(三)拘留期限屆滿,案件尚未辦結,需要繼續偵查的,依法辦理取保候審或者監視居住手續;(四)具有本規定第一百八十三條規定情形之一的,釋放被拘留人,發給釋放證明書;需要行政處理的,依法予以處理或者移送有關部門。

    王橋就屬于第四類。

    第四類又分為幾種情況,根據第一百八十三條規定,經過偵查,發現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撤銷案件:(一)沒有犯罪事實的;(二)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不認為是犯罪的;(三)犯罪已過追訴時效期限的;(四)經特赦令免除刑罰的;(五)犯罪嫌疑人死亡的;(六)其他依法不追究刑事責任的。

    王橋拿到了《釋放證明書》,看了一眼里面的說明,對前來接自己的大哥邱寧剛道:“我這算無罪釋放?”邱寧剛一貫沒有表情的臉上有了一點笑意,道:“這是撤銷案件,根據規定,不能以放代撤,也就是說你不會因為此事受到任何影響。”

    李寧詠在旁邊問道:“大哥,這會不會進入檔案?”

    邱寧剛道:“不會,案件都撤銷了,為什么會進入檔案。”

    星期六從昌東到靜州,再從看守所走出來,現在已經是星期一了。王橋拿出手機正準備給城管委樂彬打電話。李寧詠道:“我給樂主任打過電話,就說你拉肚子拉得稀里嘩啦,請了兩天假,今天休整一天。明天再去上班。樂主任都知道你要離開城管委,現在何必急著回去工作。”

    王橋道:“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我還是法定的城管委副主任,不能撤離職守。”

    李寧詠湊在王橋身上聞了聞,道:“在看守所關了一天。你身上真是太臭了,說不定還有跳蚤,趕緊回家洗洗。把現在穿的全部扔掉。”

    從內心深處,王橋更想直接回昌東縣電力家屬院。那是屬于自己的世界,自由自在,洗的過程或者說洗完之后,就可以和李寧詠滾床單,共同快樂地消耗這一段時間積累的精力。可是這個想法有點猥瑣,根本無法給邱家人提起。

    來到了并不是太喜歡的靜州邱家,進了家門。李珍英就開始嘮叨:“王橋啊,你下手也太重了,聽說一腳就將桑勇的腿踢斷了,打他兩下就行了,用不著這么狠。如果不是寧詠爸爸和哥哥,你說不定就要被關進去。”

    李珍英說的是實話,進入耳朵卻讓人不那么舒服。王橋還沒有開口,李寧詠就嚷開了:“媽,你是什么觀點。桑勇撞了我們的車,還用刀子了。難道你還要跪著求他們。再說,王橋赤手空拳還擊,你還要他掌握力道,這是縱容犯罪。讓自家人吃虧。”

    王橋道:“阿姨是好意,以后我們處理這種事情還可以更冷靜一些。”

    邱寧剛沒有搭話,坐在客廳里,又開始沉默寡言。這是他一貫的狀態,遇到事情時話就比較多,沒有事時基本上沒有話說。

    李寧詠將新的**褲放到浴室。見左右無人,道:“你要洗干凈啊,晚上回去犒勞你。”又問:“在看守所被人欺負沒有,聽說里面有很多惡人。”

    王橋實話實話道:“大哥找人打了招呼,我在里面過得還不錯,監舍里所有人都蹲在我和另一個管板的面前,交待犯的什么事。在監舍里有個規矩,能夠欺騙管教,不能欺騙管板的。所以聽了不少惡心事,你看,我的踝關節都腫了。”

    李寧詠驚訝地道:“為什么踝關節會腫?”

    王橋道:“聽案情時,覺得可惡就跳下板鋪去踢兩腳,踢得多了,踝關節就腫了。”

    李寧詠道:“我怎么覺得你在看守所里如魚得水?”

    王橋道:“苦中作樂而已。”

    李寧詠又道:“你在看守所里苦中作樂,我們在外面替你著急。你知道知道外面發生了多少事情,大哥去找了市檢察院的朋友,二哥后來又找了市局的關系,我爸把公安局房局長請到辦公室去了,后來我爸還專門找了梁書記,在市委常委會上放了視頻,現在組織部和紀委成立了一個聯合調查組,公安局桑鐵漢恐怕要被挪位置了。大哥對你錄相這一招很贊的,還說你是一個人才。”

    王橋道:“你說的信息量很大,我撿重點來梳理,圍攻我的兩個人,一個是桑勇,另一個是誰?”

    李寧詠道:“另一個是鼎盛集團董事長的兒子,鼎盛集團是全市最大的民營企業,營業額據說有三百個億,他沒有動刀子,被叫到公安局作了詢問筆錄,就出去了。這一次吃虧的是桑家,桑鐵漢要承擔部分責任,肯定要調出公安系統。”

    王橋并不清楚邱大海、桑鐵漢等人的關系,但是從幾句話已經探知一些“點”,道:“桑鐵漢和你爸不對付?”

    李寧詠依在門口,道:“我爸是退到二線的人物了,沒有什么好爭的。對于他來說,安安穩穩過渡就是最完美的結果。這一次直接將視頻拿到梁強書記面前去,還是為了我們。和我爸以前有矛盾的市委副書記譚星海,在我們家都叫他譚王八。桑鐵漢就是譚王八的爪牙,我二哥一直當副職也與桑鐵漢有關系。換句話說,如果桑鐵漢一直在當公安局黨委書記、政委,二哥估計很難由副轉正。譚王八比我爸年輕,我爸退休后,譚王八還在位置上,等到譚王八退居二線時,二哥就會在副職崗位上被壓制很多年,再翻身就很難了。”

    王橋這才明白,邱大海其實是作退休前最后的安排,利用難得的桑勇動刀事件,既解決了女婿王橋進入看守所之事,又努力為自己二兒子進步打開空間。

    等到女婿成長起來,二兒子當上公安局長,再加上長子在檢察系統的地位,邱大海就算退下去了,邱家在靜州的社會地位也不會下降。

    李寧詠又道:“譚王八在靜州經營多年,很有些能量。梁書記是外來戶,他是樂于削減譚系人馬的實力的。我爸將視頻送給梁強書記,就是給他送上一顆子彈。”

    王橋并不是太喜歡純粹陰謀的做法,道:“難怪靜州這些年發展不算很好,領導們都是去動這些腦筋,誰來辦實事。”

    李寧詠道:“辦實事也需要位置,沒有位置屁都不是。當然,我爸確實看不慣靜州這一批公子哥們,他們依仗著父輩的勢力拿地皮、搞礦山,弄得雞飛狗跳,天怨人怒。那天你就親眼見識到他們的霸道,如果不是遇到我們,普通人真的就會吃大虧。我爸為人正直,他的三個子女不能說是很優秀,至少都不是紈绔子弟,都是憑自己努力工作在社會上立足。借著這個事情,讓梁書記注意到這幫子公子哥們,控制他們,這也是我爸出于公心的目的。有時我爸在人大開會時,經常批評現在頭頭們,弄得別人都下不了臺,這讓我們當子女都有點為難。”

    邱家的家教還算很嚴的,三個子女都沒有什么惡習,在單位上還算得上骨干,與桑勇等類似的公子哥們相比,確實是很優秀的。

    但是王橋對李寧詠所說的最后一點還是有另外的看法,因為邱大海是極具政治頭腦的人,絕不會亂放大炮,弄得頭頭們下不了臺,自然有其用意。

    李珍英見女兒鉆進衛生間就不出來,在客廳轉了幾圈以后,就叫道:“寧詠,我給你說件事。”當李寧詠出來以后,她就道:“王橋從看守所出來,很累了,你讓他洗澡,然后休息一會,有什么話等出來再說。”

    李寧詠道:“王橋被關進看守所,我陪他說說話,有什么不可以。”

    李珍英干脆把話挑明了說:“你們兩人還沒有結婚,男人在洗澡,你鉆去算什么事。”

    李寧詠早就享受了夫妻生活,聽到母親這樣說,還是飛起一片紅暈,道:“媽,你是個老封建。當年二哥談戀愛的時候,沒有結婚就睡在一起,你怎么不說。”

    李珍英道:“二哥是男的,你是女的,這不一樣。女人沒有結婚就跟男的睡覺,很多都吃了虧,媽這是關心你。”

    邱寧剛看著妹妹與王橋在一起的親密神態,判斷他們早就有過夫妻生活,在一旁道:“媽,現在年輕人的事情你管不了,睜只眼閉只眼算了。”

    李珍英憤憤道:“邱大娃,你生的是女兒,到時女兒談戀愛的時候,我看你管不管。”

    在衛生間里,王橋仰頭迎接著熱水。在熱水沖刷下,他的思維特別靈敏,在腦中,一條條社會關系在腦中穿梭,形成一個復雜的網。這個網無所不在,穿進了社會每個角落,將所有人都網在了里面。

    (第二百五十章)(未完待續。)
小说排行榜 东方61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雪缘棒球比分网 3d新彩吧字谜图谜 重庆快乐10分 电竞比分 球探让球即时指数 pk10开奖 大赢家比分即时比分90滚球 广西麻将的码是什么 澳洲体彩幸运5开奖 五分彩 踢球者比分即时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