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靜州往事 > 第二百四十三章故人

第二百四十三章故人

    這個消息對于王橋來說絕對是利好消息。他與鄧建國并不熟悉,只見過一面。但是楊璉分別與鄧建國和自己都有不錯的交情,從這一點來說,通過楊璉,自己和鄧建國能比較容易地建立起關系。

    王橋沒有矯情,笑道:“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利好消息啊,鄧書記什么時候到位?”

    楊璉將毛筆放下,道:“具體時間沒有說,只是講最近。你現在調到縣政府工作,以后會碰到他。他是一個很有水平的領導人,到地方上就是想做一番事業,這也是山南文人的傳統思想吧。”

    王橋很直接地道:“鄧書記來到靜州,我有沒有可能到他身邊去工作,市級平臺起點比縣級平臺要高得多,眼界、見識和接觸的人和事都不一樣。”對于楊璉這種聰明人,遮遮掩掩反而不美,因此,王橋有什么心想法,往往都會直言。

    楊璉道:“鄧建國上任以后,應該要到我這里來,到時我問問他的想法。你現在身份有點麻煩,如果沒有邱大海這層關系,他應該會用你,現在你是邱大海的女婿,用起來就要有所考慮。”

    王橋道:“邱主任以前一直在昌東工作,調到市里就到人大,并非主要領導干部,這也有忌諱。”

    楊璉道:“邱大海以前在昌東是邱老虎,我和他打交道的次數還算不少。他和市委市府主要領導都有瓜葛,至于具體有沒有恩怨,我后來退隱于山水之中,就沒有太關注。你也別著急,就算不能在他身邊工作,等到他站穩腳跟后,也可以把你調到靜州相對重要的部門。你這個人的性格強硬,其實并不適合作秘書,而是適合當封疆大吏。”

    王橋道:“封疆大吏也得一步一步走,能到靜州核心機關來工作。是成長為封疆大吏的捷徑。以前我認識一位朋友,叫侯衛東,為人非常優秀,他比我大不了幾歲。由于在領導身邊工作,讓自己的才能充分展示在領導身邊,所以現在成為成津縣主持工作的縣委副書記。我現在想學的就是這一條路。”

    “奇了怪,以前我聽到有人談論如何快速晉升,總是很為不齒。為什么今天聽到你談起這個話題,反而覺得很正常。”楊璉自嘲著又道:“看來特殊材料制成的圣人總是少數,多數人都是平凡人,這樣說還不準確,應該是絕大多數人都是平凡人,從本性來說,他們總會受到感情、親情、利益等影響,很難完全超脫。”

    王橋道:“以前你說過,與其讓小人占據了要津,還不如讓我這種自認為品行還端正的人能夠掌握更好的位置。這樣做是對一個地方有益的。當我這種人多了起來,小人自然就沒有了市場。為什么往往小人會占據要害位置,就是因為小人做事無所顧忌,而好人總是矯情,不敢將自己的想法大聲說出來,在采取行動時也瞻前顧后。”

    楊璉回想著自己的人生經歷,道:“世界需要你這種肯挑頭做事的人,也需要我們這種寄情山水和書畫的人,你們做的是物質世界的事,我們做的是精神世界的事。”

    王橋道:“我現在腦袋里經常出現父親教給我一些古老的有些不合適且的東西。所以我最終的歸宿還是傳統式的田園和山水,這是絕大多數國人的心靈寄托吧。”

    兩人筆談以后,又聊了一陣形而上的話題,然后王橋走進廚房里。利索地開始煮魚。廚房里很快就飄出了酸菜魚奇異的香味,這個香味總是讓楊璉口舌生津。

    “你的手機在響。”楊璉拿著王橋放在桌上的手機,拿到廚房,他站在鍋邊聞著香味,道:“我自己也做過幾次酸菜魚,就是沒有你的味道好。”

    “我的酸菜魚手藝是可以開館子的。有獨門絕技。”王橋接過電話,見是李寧詠的號碼,道:“喂,什么事?”

    李寧詠興高彩烈地道:“我大哥到靜州來,我坐他的車一起來了,你在這里,我過來找你,晚上我們到一家新開的KTV去唱歌。”

    “稍等一會,我給你打回來。”王橋掛斷手機,征求楊璉的意見道:“李寧詠想來,可不可以?”

    楊璉拿起筷子,在鍋子里夾魚片,送進嘴里有滋有味地吃著,道:“有什么不可以,我這人沒有門戶之見,心態很健康的。剛才談到鄧建國有可能因為李寧詠的事情不會讓你到身邊去,這是就事論事,并非對小李有陳見。”

    “我當然明白。如果不明白,也就沒有資格過來給楊叔做飯了。”

    “你讓小李動作快點,酸菜魚要趁熱吃,冷了就沒有味道了,回鍋加熱會把魚片弄爛,也不好吃。”

    王橋解了圍腰,來到小區門口等李寧詠,幾分鐘之后,一輛有檢察字樣的小車開了過來。王橋上前與邱寧剛打個招呼,聊了幾句,便與李寧詠一起進小區。邱寧剛和邱寧勇兩兄弟性格截然不同,邱寧剛是比較同向的人,平時話很少,其觀察力和判斷力都強,談論某事總有一針見血的感覺,這讓王橋頗為欣賞。邱寧勇恰恰相反,性格外向,在家里聚會時經常看到到他在高談闊論,但是在重大問題上總會聽從大哥的意見。

    李寧詠挽著王橋的胳膊,親熱地道:“我的一個發小剛才給我打電話,說是晚上一起唱歌,所以我就過來了。你這個人雖然蠻點,帶出去應該還能見客。”

    王橋道:“好吧。我先申明,唱歌是我的弱項,只能當看客啊。”

    李寧詠道:“你如果什么都擅長,那就是妖孽了。幸好你有各種不會,才是我的正常男人。”

    王橋見她手里還提著一個袋子,道:“你提的是什么?”

    李寧詠道:“我第一次到楊老師家里來,總不能空手吧。楊老師以前在《靜州日報》上開過專欄,我爸都經常看他的文章,還夸他觀察敏銳,缺點就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王橋警告道:“楊老師對我有恩,你別在他家里亂說話,換個說法,要發自內心地尊重。”他與李寧詠交往了很久,知道李寧詠是一個崇拜強者的人,在她心目中的強者有兩個標準,財富和權力,除些之外都不會被她當成強者。為了免得她輕慢自己敬重的人,就提前打起招呼。

    李寧詠道:“這是鹽水鴨,你說楊老師喜歡美食,我特意在靜州最好吃的吳氏鹽水鴨買來的。這個鴨子味道真不錯,明天回家的時候,我們也帶一只回去。”

    楊璉果然對吳氏鹽水鴨很感興趣,夾了一塊丟進嘴巴,笑道:“我這個吃貨名頭,被王橋傳播到小李耳朵里了,吳氏鹽水鴨也是我喜受的美食,每月一只,百吃不厭,與王橋的酸菜魚都是好東西。”

    李寧詠又去見了王橋寫的那幅字。作為電視臺的記者,平時也經常接觸到書家和畫家,但是對于這類作品并不感興趣,沒有覺得有什么了不起。看到王橋的字,就問道:“楊老師,我欣賞不來書法,王橋寫的字到底怎么樣?”

    楊璉沉吟了一下,道:“我就用最直白的話來說吧,國家書法家協會入會條件挺嚴,比如要中書協主辦的全國展參展一次或全國蘭亭獎書法展以及全國中青展參展一次,以及全國專項展參展二次,王橋的作品完全夠格,比市內的中書協會員大部分的水平都高。他如果要專心當書家,肯定還會取得更大的成就。”

    李寧詠豎起了大拇指,道:“原來我們家管垃圾的副主任還是一個書法家,以后你到垃圾場去,社員就會說,歡迎我們的書法家來到山溝溝。”

    楊璉就道:“你們兩個快入席,邊吃邊聊。”

    三個喝了一點紅酒,離開楊家時,已經是晚上八點多。

    李寧詠開著車,來到了靜州最大的歌城。她帶著王橋輕車熟路地在歌城里轉悠,來到了一個帝王小豪包。

    “鄭婭和我在一個院子長大,她爸后來當過副縣長,然后在九二年就下海了,副縣長辭官下海,成為當年轟動一時的新聞。她和新介紹的男朋友一起過來的,男朋友是在市政府辦公室工作,你馬上要調到縣政府辦,肯定要和鄭婭的男朋友打交道。”

    在進門前,李寧詠又講了講鄭婭的情況。

    推開門,一陣仿若老狼的歌聲響了起來,“我是一匹來自北方的狼,走在無垠的曠野上,?凄厲的北風吹過, 漫漫的黃沙掠過. 我只有咬著冷冷的牙, 報以兩聲長嘯. 不為別的, 只為那傳說中美麗的草原.……”

    這個聲音很是熟悉,讓王橋禁不住停下腳步。

    李寧詠拉了一下王橋,道:“進去啊,你怎么站在門口。”

    王橋走進屋,適應了一下環境,果然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秦真高調到靜州以后,無數次設想過見到王橋的場景,唯獨沒有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見面。

    (第二百四十三章)(未完待續。)
小说排行榜 排球比分网直播 股票配资推荐 篮球即时比分讯赢 江苏江苏十一选五走 股票融资还款时间 新浪竞彩足球比分直播360彩票 山西11选五5开奖结果走势图 310ⅴ大赢家比分 哈灵江苏麻将安卓版 陕西11选5开奖结 易操盘配资 最快的即时篮球比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