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靜州往事 > 第二百三十四章三板斧(五)

第二百三十四章三板斧(五)

    此時在縣府辦會議室,有一股臨戰之前的緊張氣氛。

    宮方平道:“今天是堵場第四天,我請示了彭縣長,今天下午必須強制進場。公安局出動防暴大隊,城管委調集四十個執法隊員,陽和鎮出動三十個機關干部。先由城管委宣傳政策,再由公安宣布法律,如果村民還堵路,就強制進場。”

    他望著樂彬,問道:“城管委誰來宣講政策?”

    樂彬道:“王主任宣講政策。”

    宮方平道:“公安局誰來指揮?”

    副局長邱寧勇道:“防暴大隊老林現場指揮。”

    宮方平搖了搖頭:“公安局得派分管領導去才能壓得住陣腳。下午現場總指揮由樂主任擔任,樂彬是老書記,基層工作經驗豐富,由他來現場總負責。各部門分管領導都聽樂主任指揮,分工協作,統一協作,既要完成任務,又不能出紕漏。”

    會議在半個小時結束,王橋立刻驅車來到堵路現場。這幾天以來,他天天在村民眼前晃悠,村民們習慣了他的存在,毫不在意。

    四十名身著黑色作訓服的防暴隊員走進現場,堵路村民感覺到了壓力,立刻安靜下來。年輕村民離開了堵車現場,站在山坡上旁觀,仍有二三十名老弱婦孺還在公路上。

    樂彬、侯邱寧勇、程嶺躍等人站在稍遠處,遠遠地看著堵路現場。

    按照安排,王橋來到人群前面,提著喇叭喊道:“各位鄉親靜一靜,我是城管委副主任王橋,陽和鎮垃圾處理場是由國家同意的、手續齊全的垃圾場,擔負著全縣每天二百多噸的垃圾處置……”

    在王橋宣講政策時,老年村民們安靜地望著這位瘦高的年輕人,沒有過激行為,也沒有人退出公路。

    隨后由公安局防暴大隊大隊長老林宣講《治安管理處罰條例》,特別宣講了第三章第十九條:擾亂機關、團體、企業、事業單位的秩序。致使工作、生產、營業、醫療、教學、科研不能正常進行,尚未造成嚴重損失的,尚不夠刑事處罰的,處十五日以下拘留、二百元以下罰款或者警告。

    村民們仍然無動于衷。

    王橋和林大隊回到樂彬身邊。樂彬道:“該走的步驟都走完了,那就準備強制進場。”

    按照事先商量好的程序,王橋拿著喇叭,高聲宣布:“現在強制進場,所有人退出公路。”

    林大隊一聲令下。防暴大隊警員分成兩隊,跑步前進,如破冰船一般嵌入人群。他們將村民全部或推或拉弄出公路,在公路兩側拉上警戒線,防暴隊員肩并肩站在警戒線后面,阻止村民沖擊警戒線。

    城管委工作人員和鎮干部在警戒線外作勸解工作,安撫情緒激動的村民。

    喬勇在公路上指揮排成長龍的垃圾車。

    一輛接一輛的垃圾車發動起來,老年村民紛紛用身體去沖擊警戒線。防暴隊員全部是身強力壯的小伙子,用身體擋住了村民,讓村民無法進入警戒線以內。

    樂彬道:“邱局。村民鬧得不太象話,嚴重擾亂垃圾場的生產秩序,為什么不能拘留。”

    邱寧勇道:“村民們挺狡猾,年輕人都躲在一旁,沖擊現場的都是老年人。按照我們的規定,七十歲以上的老人一般不拘留,就是拘留了也不執行。”

    樂彬道:“防暴隊在場時,我們能把這一輪垃圾運進去。防暴隊一走,村民很容易就聚起來。我們又得來勸解和強制進場。反復這樣做,行政成本太高。”

    邱寧勇望著群情激憤的村民。道:“最終解決問題還得靠政策攻心,硬干是不行的。”

    樂彬叫苦道:“垃圾場不是我們建設的,搬遷時城管委也沒有參加,現在惹出滿屁股屎尿。板子打在城管委身上。堵路的村民不少都七十幾歲,如果運氣不好,遇到心肌梗塞等毛病,那我就慘了。”

    邱寧勇若有所思地看著在人群中與村民激烈辯論的王橋。

    大約半小時,垃圾車卸掉垃圾后全部返回。這些垃圾車回到縣城后將沿街收集垃圾,裝滿后再運到陽和垃圾場。這個過程至少需要一個小時。

    幾個部門負責人聚在一起商量,樂彬道:“邱局,你們再辛苦一個小時,讓第二輪垃圾車進場,晚上在陽和鎮上安排了伙食。”

    樂彬與邱家關系良好,邱寧勇同意了這個提議,安排道:“林大隊,防暴隊員多留一個半小時,等第二輪垃圾車進入以后就撤退。這里地形復雜,樹木多,晚上不執行任務。”

    樂彬道:“沒有這么嚴重,未必那些村民還敢往下面扔石頭。”

    邱寧勇道:“這幾年執行任務,遇到的怪事多,小心為上。”

    強制進場以后,王橋開始執行消氣第一板斧,去找村支書楊宗奎協商。王橋和喬勇離開堵路現場,走上大公路,又拐入一條小道,來到楊宗奎家里。

    楊宗奎站山坡頂上觀察事態發展,遠遠就瞧見王橋和喬勇朝自家院子走來。他扛著鋤頭回屋,在堂屋坐等來客。

    三人相見,沒有火星迸發,客客氣氣的。

    楊宗奎道:“環保局說焚燒爐污染大氣,村民沒有直接感受,但是臭味是實實在在的,你們總得給個說法。”

    王橋道:“垃圾場己經堵了四天,如今全城垃圾都堆住北城區,三四天還可以,堆久了就要不得。”

    喬勇扔了一包煙給楊宗奎,道:“再不弄通,縣城就變成大垃圾場了。不可能為了十幾個人的利益,影響全城十幾萬人的生活。”

    抽著煙,三人繼續聊事。

    王橋道:“怎么能讓楊少林當社長,毛老人家說過斗爭要有理有利有節,他就是一根筋,不曉得退讓,遲早要弄出事。”

    “宗明打死都不愿意當社長,春節前就到了廣東。五樹社麻煩事情多,沒有愿意當社長,楊家人多,楊少林本人愿意干,所以他就當了社長。本來那個光頭楊少兵也想當社長,這個人比較社會化,村民不同意。”楊宗奎到廚房倒了兩杯水放在桌上,道:兩位找我肯定有說法,不會是來瞎扯吧。”

    王橋道:“明人不說暗話,我確實有事找楊書記商量。我前一段時間到垃圾場周邊走訪,有好些人想到垃圾場打工,當時垃圾場承包給曹致民,我沒有答應。現在合同就要到期,垃圾場將由環衛所派人直管,我想用本地人,今天來給楊書記商量這個事。”

    這是王橋使出了消氣三板斧的第一斧,開除垃圾場曹致民,讓村民參加垃圾場管理。

    楊宗奎心中一動,問道:“你們一個月給好多錢,垃圾場又臟又臭,錢少了沒有人干。”

    喬勇道:“五百塊錢一個月,年底多發一個月獎金。”

    楊宗奎覺得這個價格還可以,但是沒有直接表態,等著王橋讓出更多利益。

    王橋道:“垃圾場要招臨時工,我想請楊書記幫忙組織人員,凡是陽和鎮的人想進垃圾場,以村支書蓋章為準。”

    楊宗奎道:“你們需要幾個人?”

    王橋道:“垃圾場要分為兩組,每組八個人,十六個人。明天中午把人集中在村辦公室,下午開始上班。”

    垃圾場周邊村民姓楊的村民多,將推薦權留給楊宗奎,楊宗奎則可以照顧關系密切的族人。王橋想用這種辦法來搞好與村干部的關系。村干部是地頭蛇,與地頭蛇搞好關系有利于穩定垃圾場局勢。

    王橋初來之時,喬勇瞧不起沒有工作經驗的大學畢業生,經過這大半年時間,他徹底打消了顧忌,對王橋心服口服,真心接受其領導。因此,王橋與楊宗奎談判時,他一句都沒有插言。

    (第二百三十四章)(未完待續。)
小说排行榜 黑龙江p62 松江麻将翻百搭的技巧 二分彩 腾讯欢乐麻游戏下载 东方6十1历史开奖结果 大赢家足球比分即时比分赢 快乐10分钟开 大赢家足球比赛比分 广东十一选五结果一 雪缘园足球彩票比分直播 河北排列5 微盘鑫东财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