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靜州往事 > 第二百三十三章三板斧(四)

第二百三十三章三板斧(四)

    陽和鎮黨委書記蔣大兵道:“你別插話,等王主任說以后,你們再說。”

    王橋稍有停頓,繼續道:“第三是垃圾場的管理問題,從今天開始,環衛所將直接派人到垃圾場進行管理,歡迎村民監督;第四是倒包田土的事情,這是一件大事,必須研究以后再能做決定。”

    丁勤奮見王橋答得條理清晰,重點突出,后悔沒有帶一個副職來,弄得自己要親自披掛上陣。

    他挺直胸膛,聲音響亮地道:“ 我來回答距離的問題,如果誰有懷疑,可以自已去請有資質的測量隊,我們測得有問題,測量費用就由我們全解決。如果我們測得沒有問題,那么費用自理。”

    有村民:“憑啥子要我們出錢去測量?你們再來測一次。”

    丁勤奮反問道:“我們再測一次,你們相信嗎?既然不相信,我們來測量有什么意思。”

    村民道:“你們測量的時候,我們要在一起來看。上一次測量選的測量地方就不對頭。”

    蔣大兵知道爭論下去將會擾亂會場秩序,打斷兩人爭執,道:“下面請宮縣長講話。”

    會場安靜下來,村民們都想聽聽縣長的說法。

    宮方平清了清嗓子,道:“各位鄉親,首先我要感謝陽和鎮村民對昌東縣做出的貢獻,垃圾場設在陽和鎮,周邊村民做出了重大貢獻的,這一點要高度肯定;第二點,陽和鎮周邊村民的訴求有一定的合理性,比如蒼蠅多,臭味重這兩大難題,擱在誰家里也不好受。我代表縣政府說三點意思,一是城管委要加強管理,及時及量打藥,防止春天蒼蠅大量滋生,聽同志們說過。在最冷和最熱的時間,蒼蠅都不會大量繁殖,只有在春秋兩季蒼蠅最容易暴發,所以要勤打藥。按時打藥;二是各位鄉親要以大局為重,垃圾是全縣人民的垃圾,每天都要產生,總要有個去處,現在關鍵不是能不能進入的問題。而是如何加強管理的問題,歡迎周邊村民一齊加入垃圾場的管理隊伍。”

    光頭楊少兵是堅定的搬遷派,越聽越冒火,罵道:“當官的說他媽的半天,一件實事都沒有解決。垃圾臭得很,我們要搬家,你就說一句得行不得行,我們不想聽大道理,來點實際的。”

    村民們都跟著哄鬧起來。

    蔣大兵虎著臉道:“開會前給你們說過,要注重會場秩序。你們這樣插話,還讓不讓宮縣長講。”

    光兵楊少兵道:“我們要搬遷,宮縣長就說得行不得行?不得行,我們就走,不開這個會了。”

    村民在“搬遷派”的鼓動下,站起來朝外走。

    蔣大兵無奈地苦笑,對宮方平道:“宮縣長,會就開到這里吧。”

    宮方平臉上的尷尬一閃即逝,道:“現在的村民和以前不一樣了,我們做思想政治工作的方式要改變。”

    以前在計劃經濟體制下。村看村、戶看戶,社員個個看干部,干部的榜樣性和權威性都很強,一個普通干部絕對能將社員唬住。如今實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社員不必看干部就能養活自己,人不求人一般高,所以社員們可以藐視領導,不再膽小怕事。

    村民走了,會也開不成了。垃圾場依然被堵著,垃圾車停在路邊。

    由于靜州市委調研組要來昌東。所以一直沒有采取行動,只是派員不停地勸解。

    堵場第三天,北城垃圾堆積點蔚然壯觀。往日垃圾倒進大山溝里,從上往下俯看,近萬噸的龐大垃圾堆體變成一小堆。今日平視垃圾堆體,才發現四五百噸垃圾就是個讓人畏懼的龐然大物。兩天時間,堆積點生出了蛆蟲、蒼蠅和長腿蚊子,風吹草低現牛羊的景色被滿眼垃圾代替。

    上午,靜州市委調研組來到昌東縣城。

    縣委縣政府多次強調,縣城必須要搞得干凈整潔,給靜州市委領導留下好印象。王橋分管的環衛工作和王正虎分管的市政監察工作是干凈和整治的兩支主要力量。

    王橋和喬勇暫時不再守在陽和垃圾場,將注意力集中在城區。他倆在城里巡視,督促環衛所和城關鎮環衛站做好全城的清掃保潔工作。新買來的灑水車和老式灑水車全部出動,來回灑水。

    監察支隊的隊員將路邊小攤小販朝背街小巷引導,沿街商鋪在隊員的提醒勸阻下,將騎門攤點全部收進店鋪之內。

    昌東縣城比往常更加整治和干凈。

    中午十二點,樂彬給王橋打來電話:“調研組在昌東飯店吃飯,吃完飯沿勝利大道回靜州,你要注意昌東飯店周邊情況以及勝利大道沿途的情況。”

    為了掌握調研組的準確動向,王橋和喬勇在昌東飯店附近找了一家小館子,要了爆炒雙脆、皮蛋黃瓜湯和一份素菜,邊吃邊聊,盯著昌東飯店的停車場。

    一點三十分,吉之州、彭克、邱大海等人陪著客人從昌東飯店出來,幾輛高檔小汽開始啟動。

    王橋和喬勇迅速上車,遠遠地跟著調研組車輛。

    考察組車輛開出城區后,喬勇給環衛所辦公室打電話:“調研組走了,你給所里的人發信息,讓大家收工。大家這一段時間辛苦了,晚上安排一桌,喝幾杯酒慶祝。”

    王橋在旁邊笑道:“喬所長,你要慶祝什么?”

    喬勇道:“慶祝調研組滾出昌東,他們幾個人來調研,三百多環衛工人忙了接近十個小時,還在北城堆起一座垃圾山,他們完全是擾民。”

    王橋道:“牢騷歸牢騷,我兩點鐘要到縣政府開會,你提前到陽和垃圾,下午肯定要強制執法,你把環衛車輛安排好,力爭多送點垃圾入場。”

    喬勇道:“橋主任,你別在城管委干了,又累又不討好。你調一個新單位,我跟著你過去,享點清福。”

    王橋道:“擁有美好理想是應該的,否則人生會很無趣,但是當前的硬骨頭還得啃下來,人生也會很痛苦。”

    兩人會心一笑,一人來到縣政府,一人前往垃圾場。

    調研組的車輛來到縣境處停了下來,市委領導下了車,與昌東縣四大班子主要領導逐一握手,揮手告別。

    看著市委車輛走遠,吉之洲道:“我下午要到山南,與省發展銀行郭總見面。明天下午開全縣干部大會,傳達鄭書記調研昌東的重要講話精神,掀起新一輪改革開訴的大幕。”他沒有回昌東縣城,等到市委車輛開遠以后,也朝靜州開去。

    靜州調研組成員之一邱大海獨自留了下來。他輕輕揮了揮空中浮塵,對縣長彭克道:“中午喝了幾杯酒,頭腦昏昏的,到楓林山莊喝杯清茶,醒腦。”

    彭克道:“好。”

    政協主席李存勝接近退休年齡,不太管事,每天下午忙著用中醫推拿治療頸椎病。他給邱大海和彭克打過招呼,鉆上小車,回縣城。

    邱大海和彭克來到楓林山莊。楓林山莊專門從城里請來兩個技術好的按摩師,經過一番按摩之后,邱大海和彭克身體舒展開來,再喝點清茶,頓覺神清氣爽。

    “寧詠天天來纏著我,讓我給王橋換個位置,老彭,你那里是否需要人?”

    彭克對王橋印象極佳,思索片刻道:“我問過樂彬,他對王橋評價相當高,說小王成熟老練,思維清晰,是不可多得的人才。縣府辦一直缺個副主任,就讓他過來。我在書記辦公會上和吉之洲溝通一下。”

    邱大海道:“吉書記是能干人,就是在用人上放不開手腳,抓得太緊。”

    彭克道:“縣府辦要用個人,還是沒有問題的。”

    (第二百三十三章)(未完待續。)
小说排行榜 微乐哈尔滨麻将官网 四川时时彩 内蒙古十一选五 赌博公司即时赔率 杨方配资官网 卡五星买马是怎么玩的 今天足球比分预测 日本女优电影下载 欢乐麻将作弊器免费版 喜乐彩 篮球比分直播188吧 福建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