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帝國的朝陽 > 第256章 疑人不用

第256章 疑人不用

    世間紛嚷不斷,沒有人知道,這人世間倒底有多少陰謀,有多少詭計。盡管許多沉迷其中,但對于一些人來說,他們根本就沒有那份閑情逸致去理會所謂的陰謀,所謂的詭計。

    與他人不同,一直以來作為東三省總督,作為3600萬東北民眾的主宰,盡管有著問鼎中原的野心,但是他卻不屑于陰謀,在絕大多數時候,他更傾向于無懈可擊的陽謀,更傾向于絕對的實力,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所有的陰謀都是不值一提的。

    絕對的實力!

    對于唐浩然來說,他一直都非常清楚自己的優勢以及弱勢,論玩弄謀略甚至操弄人心,他都遠不及李張萬一,那些在歷史上留名的人物又豈有一個輕與之輩,與那樣的人玩弄陰謀詭計,本身就是下策,正因為清楚這一點,在過去的十年間,他才會示人以誠,而現在那份“誠”則演變成了實力,真正的實力,不可懈動的實力。

    浪濤拍打著沙灘,因正值夏日,唐浩然難得的抽出一天的時間陪著家人,孩子們在沙灘上撿著貝殼,至于女人們,則在那里準備著午餐,但即便是在假期之中,唐浩然卻依然難得有一份空閑的時間,就像現在,前線的事務仍然牽絆著他。

    “軍隊在后貝加爾的推進速度并不是快!”

    赤足踩在沙灘上,唐浩然一邊走一邊對身邊的韓徹說道。

    在陸軍占領了上烏金斯克(既烏蘭烏德,之前筆誤)后,所進行的戰斗則是將包圍點連忙成線,再將線擴散為面,逐步形成堅實的包圍圈,在此期間,俄國人曾多次試圖突圍都被打了回來,在多次突圍的嘗試失敗之后,他們便一改先前的戰術,改為固守待援。

    “陸軍不是已經占領伊爾庫茨克了嗎?如果俄國人不突圍的話。再過兩個月西伯利亞就降溫了,到時候……”

    韓徹的臉上帶著笑容,兩個月以后西伯利亞就會降溫,現在陸軍參謀部內一片喜氣洋洋的模樣。他們非常清楚西伯利亞的冬天有多么厲害,既便是俄國人有足夠維持6-8個月的物資,但是冬天到來之后,西伯利亞的寒流會凍死他們所有人。

    究其原因非常簡單——俄國人是在春天被包圍的!

    “將勝利寄予天氣,咱們什么時候淪落到這一步……”

    唐浩然搖搖頭。朝著遠處看了一眼,在另一個時空中,俄國陸軍明明很好打,就是那位司令官庫羅帕特金也是一觸即潰,一路從沈陽逃到了圣彼得堡,現在到好,他在后貝加爾和自己玩起什么“苦撐待援”,用鐵絲網、塹壕和自己打起了塹壕戰,為突破俄國人的防線陸軍部隊承受著很大的傷亡,不過只是兩個月。軍隊的傷亡就已經超過六萬人,圍殲戰變成了攻堅戰,這是誰都想不到的事情,但卻偏偏發生了。

    原本,唐浩然還曾以為俄國人會一觸既潰,可現在,面對包圍他們的戰斗意志依然顯得極為頑強,只有少數部隊發生了崩潰。

    “參謀部之所以派兵進攻伊爾庫茨克,與其說是為了打通西進的通道,倒不如說是為了阻擊援軍。現在俄國人正在千方百的調動部隊,在阿欽克斯一帶,俄軍已經聚集了超過三十萬軍隊,而我們在那里只有十八萬。俄軍的兵力接近一倍于我們……”

    視線投向西北方,唐浩然的眉頭禁不一皺,十八萬加上上烏金斯克一帶的近三十萬軍隊,也就是差不多四十六萬軍隊,這是汽車的保障后勤的極限了,為此東北軍已經動員了幾乎全部的汽車。

    不把庫羅帕特金的遠東軍消滅。就打不通鐵路,打不通鐵路,就無法將更多的軍隊派往西線,那么在阿欽克斯的對峙,就不會有任何結果,甚至俄國人如果反攻的話,到時候能不能守住防線也是未知之數。

    “老師,那現在陸軍方面?”

    “一個月!”

    唐浩然吐出了三個字,然后無奈的嘆口氣道。

    “我給他們一個月的時間,你知道,東北軍現在號稱是兩百萬大軍,可實際上,能派上前線最多不超過一百萬,剩下的那些部隊,只能作補充兵,現在,我們幾乎已經投入了全部的力量,在東北,甚至沒有一個旅……”

    整個東北沒有一個旅!

    這不是危言聳聽,而是事實,在東北的軍營之中,有一百萬預備隊隨時可以補充前線,但是在東北境內,現在卻沒有一個旅級以上部隊,甚至就連同大連附近,也不過只有四個獨立團的駐軍。

    擁有兩百多萬軍隊,不意味著擁有兩百個師、旅,實際上,直到現在,東北軍一共只有16個師,103個旅,而現在,這些部隊都已經調派至前線,東北或許可以動員兩百五十萬軍隊,但是卻提供不了所需要的十幾萬名軍官,即便是在動員了所有力量包括學生預官的情況下,軍官的缺口仍然多達八萬多人。

    沒有軍官,或者說沒有優秀的中層軍官,東北軍就不能組建足夠的部隊,而那些完成組建的部隊,只能調往前線,以滿足前線的需要,換句話來說,現在的東北是外實內虛——幾乎所有的戰斗部隊,都在西伯利亞。

    在這個時候,對唐浩然而言,最擔心的是什么?

    “所以,無論如何,我們必須要在俄國人充分動力他們的力量之前,結束在那里的戰斗,那怕就是付出十萬、二十萬的傷亡也在所不惜,畢竟……”

    話聲微微一頓,唐浩然長嘆道。

    “畢竟,我們沒有時間等下去,等到冬天去消滅敵人,海軍不是已經有占領菲律賓的計劃了嗎?到時候,你們要調走的可是大本宮手里唯一的一只機動部隊了!”

    兵力緊張!

    現在唐浩然終于知道那種“兵力不足”的苦楚了,就像在遠東軍陷入包圍之后,面對完全敞開的西伯利亞,盡管東北軍派出多支騎兵師旅進行破襲作戰,但是卻無法抽調出足夠的部隊去占領那些地區,甚至就是占領伊爾庫茨克,也是迫于俄國援兵的臨近。

    甚至就是現在敞開大門的菲律賓。自己也是眼巴巴的看著——海軍抽調不出軍艦護航,陸軍抽調不出部隊,就是海軍陸戰隊,現在也是放在鎮海灣一帶用于警戒。

    “現在之所以會有這種困境。歸根到底是我太自大了……”

    嘴里這么念叨著,唐浩然繼續往前走著。

    “我以為憑我們的力量……其實,我們應該首先統一中國,別的不說,至少我們可以接收四十二鎮陸軍。那些部隊再擴充整編一下,我們至少能把兩百萬軍隊派往前線,那時候……”

    現在,唐浩然后悔了,后悔這場仗打的太早,以至于東北不能投入足夠的力量,或者說沒有足夠的力量投入到這場戰爭之中。畢竟東北是以一地挑戰一個國家,而俄羅斯……實在是太過龐大了。

    “老師,俄國人是不會給我們時間慢慢的統一的,如果我們的主力都用于關內。那么現在沒準現在我們已經陷入腹背受敵的鏡地,更何況,錯過這個機會,我們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是的,錯過這個機會,就再也沒有機會擊敗俄羅斯了!

    一但西伯利亞鐵路修好,中俄兩國的戰略態勢就將發生根本性的逆轉,也正因如此,唐浩然才會這般的糾結,歷史在這個時空發生了太多的變化。如果俄國人再給自己兩年的時間,如果……

    歷史并沒有太多的如果!用在這個時空同樣也是如此。

    “所以,我們才要抓住機會啊!”

    既然是最后的機會,那就抓住它吧!

    一聲感嘆之后。唐浩然看著韓徹問道。

    “好了,瀚達,海軍那邊怎么樣了?確定出擊的時間了嗎?”

    現在東北的防務完全憑借著海軍的威懾,一但海軍出擊,那么東北可就真的后方空虛了,既然沒有艦隊的威懾。也沒有部隊的威懾,有的只是百多萬由新兵連排長們指揮著的新兵蛋子,到時候,萬一有人火中取粟的話……自然而然的,唐浩然想到情報局的那份情報。

    對于某些人來說,他們眼里可真沒有這個國家,就那位末代皇帝所說的那樣“我不管日本人在東北殺多少人,運走多少糧食和煤,只要不讓我當大清的皇帝我就不會心甘”,對于那些人來說,他們的眼中,從來都只一族一姓的私利,何時有過中國的大利?何時有過中國?有過中國人!

    只是總有那么些當不夠奴才的家伙……

    你們動手吧!

    你們不動手,老子都沒有理由動手啊!

    三鎮新軍,真的有那么多了不起嗎?心下冷笑著,唐浩然并沒有在韓徹面前顯露自己的真實想法,相比于那點癬疥之疾,現在如何打敗俄國人才是最重要的。

    “航線,還是沒有確定,參謀部和艦隊司令部仍然爭持不下……”

    作為海軍參謀部總長韓徹直截了當的回答道,接著他又試探的說道。

    “現在,參謀部有一種傾向,希望能夠召開特別會議來決定……”

    所謂的特別會議,實際上就是總督府的軍事聯合會議,是陸海軍高層參與的會議,換句話來說,在這個關乎國運的大事面前,有人想到一個最簡單的辦法——踢皮球!把皮球踢給自己,暗討著國人習慣幾百年來都沒有發生變化的唐浩然,并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反問道。

    “瀚達,你認為俄國人會走那條航線?”

    “按我的估計,俄國有十之**會進入我們的伏擊圈,他們肯定會走南美航線!”

    韓徹依然堅持著自己的判斷,實際上,他從未曾動搖過,他之所以會作出這一判斷是因為他了解大海,了解海軍,是基于他自己的遠洋經驗作出的判斷。

    “哦!”

    點點頭,唐浩然先是沉默片刻,而后說道。

    “召開聯合會議,我看沒有這個必要,這件事情就交給在艦隊司令官來決定吧。后方的大本營不應該干涉李司令官的思路……”

    唐浩然的口的李司令官,指的是艦隊司令官李唯忠,建軍時間只有短短十年的東北海軍并沒有多少海軍軍官,從成立海軍學校到第一批留美海軍生歸國,至今不過只有短短六年的時間,現在,東北海軍中不少主力艦的艦長不過僅僅只有三十歲,至于合格的艦隊統領更是屈指可數,而那屈指可數的幾人中,卻沒有一個中國人,不,是沒有一個漢人。海軍不是倉促而就的,十年的時間可以建立一支強大的陸軍,但是海軍……十年,不過剛剛開始。

    在東北海軍中許多高級軍官是“歸化和裔”,嗯,他們也是中國人!包括鎮洋艦隊的司令官李唯忠,至于將來,將來誰會質疑李唯忠不是中國人,即便是日本……不,日本已經消失了,未來只有“東瀛四省”。

    至于李唯忠,他只是出生于東瀛四省罷了,他是中國人,這是毫無疑問的!歷史誰質疑過一高仙芝不是唐人?不是唐朝名將?

    唐浩然并沒有意識到,自己隨口的一句話奠定了海軍未來的統率理論。他之所以會這么說,只是道出了一個原則,一個最基本的戰爭原則罷了,不能讓外行去指導內行,更不能讓一群人去插手前線,在前線的問題上說三道四。

    “老師,李長官他們能碰到您,實在是三生之幸!”

    韓徹誠心誠意的說道,在鎮洋艦隊的人選上,海軍部一直都有言論稱,要把其李唯忠“拿下”以“換上一個堂堂正正的華人”,但老師卻站在另一個立場上支持李唯忠,當然這一切的根本前提是——海軍中沒有比他更合適的海軍將領。既便是韓徹本人,在海戰戰術素養上也遠無法與其相比。

    “三生之幸?瀚達,有時候,我們必須要學會相信。”

    不相信又有什么辦法?難道換上一個經驗不足的將領去打這一仗。

    “我說了這么多年的中日朝同文同種,本為一體,何來三家,既為一家,那又何分彼此呢?我相信李唯忠會帶領艦隊贏得海戰的勝利,瀚達,你什么時候上艦?上艦的時候你轉告訴他,大可放手而為,我將于此靜候佳音!”(未完待續。)xh:.147.247.73
小说排行榜 做树脂瓦赚钱吗 为了赚钱出卖自己的人 腾讯主要靠什么来赚钱 qq走路赚钱是真的吗 恒生指数怎么比较买跌赚钱了 怎样可以手机上赚钱 想在股市里赚钱 制造火纸赚钱吧 早市卖调味食品能赚钱吗 摆摊卖水果汁赚钱不 局域网放几个赚钱宝 利用ddos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