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巴頓奇幻事件錄 > 3 露易絲與墮天使

3 露易絲與墮天使

    和瑪麗教堂正門前的安靜完全相反,后方從曾經的教習院開始,到神職人員的工作區都是一副雜亂忙碌的樣子。

    露易絲站在來往的人流中一時有些不知道自己該什么。

    寬厚的身軀擋在露易絲面前,是特瑞莎修女,“不要站著,幫忙!”

    露易絲看著占據了教養自己成長的修女的惡魔,皺了皺眉,但還脫去了大衣、拉起袖子,接過了特瑞莎手里的菜盆。對,菜盆。

    “送去那邊。”特瑞莎指了個方向,“一人一勺,不能多也不能少!有人想要更多就踹他!”交代了一句就轉身走掉。

    露易絲呆愣了片刻,搖著頭端著手里的菜盆往那個方向去了。

    記得曾給大家講過的那個廢棄教習院么,露易絲長大的地方,之前夏季梅雨季節的時候還開放給那些無處避雨的流浪漢來著。現在這里也被流浪漢充斥,露易絲站到了被特瑞莎指定的一群人面前,拿起菜盆中勺子,開始給這些流浪漢送食。

    對之前食尸鬼哈瑞森四處求取合作,為即將入冬的時節替收容所無法接納的流浪者找住處的事情,還有印象么。

    當時兩個愿意收容的地方就是在貝奇的皮克斯百貨地下層,和瑪麗教堂這邊的舊教習院。

    但露易絲看現在這里的容量,完全不像是有地方分流似得,“你們哪里來的?”隨便問了個家伙。

    “多給一點我就告訴你!”

    好像運氣不太好,露易絲直接走向下一個,已經盛裝了食物的勺子懸停在面前流浪漢舉起的木盤上,就是不放下,“告訴我,你們從哪里來的,就有東西吃。”露易絲改變了方針。

    “皮克斯百貨!”眼巴巴的看著露易絲勺子中的食物。

    露易絲點了點頭,食物送出,下一個,“那怎么來這里了?回答,換,食物。”

    “皮克斯被人買走了!那里沒地方住了!”

    露易絲很滿意,下一個,“誰買的?你知道規矩”

    “我,我不知道”乞求的眼巴巴的看著露易絲。

    露易絲皺了下眉,還是給出了食物。但這個用食物換回答的游戲已經玩不下去了。

    露易絲也干脆不再提問,快速的分放食物,然后視線開始在忙亂的人中尋找目標。

    “你找我?”墮天使出現在了路易斯的視線里,惡魔形態。

    露易絲沒回應,給了眼神,要求可以安靜說話的地方。

    墮天使接收到了,懸浮于空中沒入了墻壁。

    露易絲無語的撇了撇嘴,好在對這里夠熟悉,繞過了幾道彎兒,就在廚房里重新看到了手持兩把菜刀,激烈的剁這按板上食物的墮天使杰西卡。是,回歸容器了。

    “外面那些流浪漢怎么回事?”露易絲是真心無奈,特瑞莎也在這里,也不管自己愿不愿意,一桶土豆已經被推到了她面前。那只好削著吧。

    “奎斯特把皮克斯買下了,宣誓財產所有權的第一步就是清走皮克斯的賠本慈善事業~”杰西卡晃著頭說的。

    露易絲手里的土豆以三秒一個的速度被剝光。不用擔心什么,這里沒人類。“為什么,這慈善怎么說也和昆因和史密斯有關,奎斯特不怕得罪他們么……”說到一半,露易絲自己撇著嘴搖頭了,得罪?呵,怕這就是奎斯特的目的吧。就奎斯特自己以為的,前段時間他的超市被骨灰惡作劇弄的無法開業,就是史密斯干的。他可能覺得這樣可以報復。

    看露易絲不說話了,杰西卡輕笑了兩聲,“你來有事嗎?”

    “我找沃爾特。”露易絲眼看特瑞莎有繼續送土豆過來的趨勢,放緩了自己的速度,“麥姬說你把人借走了。”

    “哦。”杰西卡的側臉帶著笑意,“讓他幫我辦點事情。”

    “扎克不見了,我需要沃爾特幫忙。”露易絲直接說了。

    “扎克不見了?”杰西卡一挑眉,手里動作停止,確認式的看著露易絲。

    露易絲不想說自己也不知道的東西,所以沒有回答,而是繼續自己的目的,“沃爾特人呢?”

    杰西卡提著刀,往教堂的方向指了一下,“我辦公室里,但你可能要等,他現在不在這個世界。”

    露易絲皺著眉,看著杰西卡,“你讓他去哪里了?”

    “呵呵,你不說扎克,我也不會回答你這個問題~”杰西卡聳聳肩。

    “要是地獄的話你就自己去了。”露易絲不介意,畢竟大家也不是閨蜜,樂于分享不是~但合理的推理與試探,是符合兩人立場友好的關系的,“所以是你不能去的地方,才會讓沃爾特去對么。”

    杰西卡沒有阻止,只是保持了微笑的剁手下的食物。

    “不可能是地獄犬的世界,共和人的案子已經結束。”露易絲有些煩躁的翻了白眼,咱們有機會聊這事兒,“你沒有讓沃爾特去的理由。也不可能是天堂,以你和圣徒已經因為鏡人天使而建立的‘友誼’……”說出口的感覺還是有些怪,“對天堂有事你可以直接找天使,不需要沃爾特。”

    杰西卡依然沒有阻止,倒是一臉期待的看著露易絲,好像在鼓勵,‘繼續,看你還能說出什么世界。’

    露易絲捏起了一個土豆,看著那并不圓潤的凹凸線條,“你讓沃爾特回去某個時間了。”一撇嘴,丟掉土豆,不再干本就不該自己干的活兒,看著杰西卡,“或許我們要的是同一件事,你在調查上次南、北交界公交案中缺失的靈魂對么。”露易絲猶豫了一下,還是說出口了,“我想扎克的不見和那個時間點有關。”

    “這樣啊。”墮天使也停止了在干活,一抹虛影從依然在剁菜的容器杰西卡背后探出,直到完全脫離的飄向露易絲,“那我們去看看好了。”飄在前面帶路,“你想聽聽我現在掌握的情報嗎?”

    反正也沒有更好的話題可以進行,“說吧。”

    重新繞出廚房,在忙碌的人和流浪漢們的穿行中,露易絲聽著墮天使的敘述。

    “我控制的地獄中,已經把那些已經歸屬到地獄的靈魂中的情報挖到極限了。你知道那車人是什么人么?”

    露易絲顯然不會在有人類的情況下回應空氣。

    “外國人。”墮天使給了答案,“不是聯邦人,卻和聯邦人有相似面容的北國人。”

    聯邦北方的移民國家?十年前結束的戰爭中的敵對國?艾克(卡米爾的容器)短暫提到和魔宴有骯臟叛國交易的北國?

    露易絲愣了一下。

    “他們的靈魂已經被處理過了,我無法得到更多的他們的經歷,但可以確認的是,呵呵,約翰的判斷是對的,他們來這里只有一個目的,扎克瑞托瑞多。”

    給了露易絲時間消化。

    “他們似乎被下了指令,消滅我們的,呵呵,我們的扎克~”別在意這稱呼,“他們靈魂印記中緊接著這份刺殺指令的是執行的手段。‘靈魂膨脹’,你聽說過這種東西么?”

    露易絲直接給了墮天使一個無語的白眼。露易絲怎么可能知道,露易絲那么年輕!

    墮天使沒介意,“作用有點像我們聯邦里的獵人們使用的靈魂腐蝕藥劑,防止自己死后變成異族的東西。但作用得方式,完全相反。呵呵,你可能知道,我們獵人使用的靈魂腐蝕藥劑有吸血鬼血液的成分,用處就是在死亡的時候不給靈魂誕生成其它事物的可能,伴隨身體的死亡一起被腐蝕、消逝(曾經懷特夫人家里,怒濤對扎克時沒用出來的藥劑,他的獵人同伴用出來了),連縛地靈的存在可能都被直接抹殺。這個‘靈魂膨脹’,在身體還沒有死亡的時候就開始產生作用。”

    墮天使的人形身影開始膨脹,“就像這樣。”在給露易絲演示。

    翻滾的濃郁黑霧在瞬間就遮蔽了露易絲的全部視野,“哈~當然,我還能繼續變大,但在人類身體里的靈魂,大概膨脹到這一半的時候,就……噗~就像我在現世不限制自己力量,以自己真實的姿態附身一樣,靈魂、容器,俱亡。”

    露易絲皺了皺眉,聯想起新聞里那扭曲的公交殘骸。搖搖頭,好在已經走出了有流浪漢在的地方,進入了教堂的范圍,露易絲可以接話了,“那些歸屬到了地獄的靈魂,他們是沒來得及使用這個‘靈魂膨脹’嗎?”

    “是的。他們多數都是被扎克瞬殺的人,約翰也貢獻了幾個。這些北國人什么都沒來得及做,就進入正常的死亡流程身體被秒殺,靈魂開始死亡重現,最后被地獄犬歸屬到我的地獄。”

    露易絲繼續跟著行走的同時,低頭思考了一會兒,“聽起來你已經調查清楚了,缺失的靈魂是……”露易絲不知道該怎么形容,只能抬手比劃一個膨脹的手勢,“噗。”模仿了墮天使的表述,“靈魂已經不存在了。那你還想要什么?”

    “你沒意識到對么。”墮天使似乎有些失望的樣子,“靈魂膨脹,膨脹。”重復這個詞,“對人類的靈魂的效果是讓人體都無法再收容的力量膨脹,那如果它也可以強制靈魂展現出它原本的樣子,你知道,這對我們,惡魔、天使,不屬于這個世界的靈魂異族意味著什么么。”

    露易絲的瞳孔開始收縮,“強制你們露出真正的姿態,然后被世界法則懲罰!”

    還記得迪倫一介死靈到惡魔的小小晉升,燒掉了史密斯的倉庫吧。有人愿意想象一下墮天使能招來的世界懲罰么!

    “正是。”涌動的黑霧重新回歸到人形的身影,墮天使轉過了頭,用的是杰西卡的樣貌,“你想看我真正的姿態么,劇透,我比你漂亮哦~”

    露易絲看著墮天使那張笑臉,附和的笑了一下,“好吧,你還能開玩笑,事情還沒有太嚴重對么。”

    “要讓你失望了,不是嚴重不嚴重,是無知。我現在的放松,只是因為無知。”墮天使繼續帶路了,“地獄里的北國人靈魂,情報已經被挖盡,除了和這任務相關的靈魂記憶外,一片空白。你可以認為這幫人就是為了刺殺扎克的死士。然后,我不知道這‘靈魂膨脹’是從哪里來,是誰讓這幫北國人來到巴頓,他們有沒有后續的行動。”聲音中帶了無奈,“無知。”

    露易絲沉吟了一下,壓住對扎克的擔憂,“所以你想讓沃爾特回去尋找任何線索?”

    “想法是這樣的。”墮天使給予的肯定,“但你也知道沃爾特,他從不解釋他在其它世界經歷的事情。”仿佛是無奈,“而我也不可能問他,對任何本就不輸入這個世界的異族,比如我來說,風險太大。”

    關于那個潘多拉盒子的類比還有印象么,墮天使是絕對不會去開的,為了保護她自己的世界地獄。

    記得巫術信仰把圣主信仰的惡魔天使稱為什么吧,來這個世界偷靈魂的家伙!

    “但即使是你,也開始失去耐心了。”露易絲有些無奈。

    “是的,現在看起來除了不斷強迫沃爾特回到那個時間點,找出可以回來告訴我的線索外,我什么也不能做。”兩人已經站在一扇辦公室門前了,墮天使在繚繞的黑霧中轉身,“倒是你,沃爾特在上次被我找他干活的時候提了一次要通知格蘭德某件事情。”

    露易絲覺得都說到這里了,是在沒什么好隱瞞的,“上周六的晚上么,扎克莫名的回到那個時間點,斷裂了一段現實的時間后,被沃爾特推出來就失憶了。”

    墮天使搖晃著身體,“嗯哼。”不知道在想什么,“你覺得這次扎克不見,也是又跑回那個時間點了?”

    “我希望是。”

    “還是別抱希望吧。”墮天使揮手開了門,“如果是的話,扎克應該早被沃爾特弄出來了。”

    門后,是寬大的辦公桌、燃燒的蠟燭、還穿著送貨制服的沃爾特趴在桌面上。

    沃爾特現在在哪里,反正不在扎克循環的時間里。

    非常具有現實諷刺意義的:

    聽過那個著名的時間悲劇故事么兩個相愛的人,生活在永遠相差一秒的世界里。不斷的錯過,不斷的遺憾,只因為那分割了時間線的一秒。

    沃爾特頭頂上頂著金色的、長串的羅馬字符,一遍又一遍看著扎克殺戮乘客,然后賽瑞斯被約翰的武器刺中,扎克不得不停止攻擊,開始挽救賽瑞斯的生命。

    為什么沃爾特循環的時間要從這里開始?提前一點兒不好么,從扎克還在**叨的地方開始。

    因為啊,這才是失去耐心的墮天使的要求啊,強迫式的去給墮天使獲取更多關于‘靈魂膨脹’的線索啊!沒人是有耐心的呢!

    而那些乘客有機會使用‘靈魂膨脹’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對了,是扎克的殺戮被迫停止之后的現在!

    沃爾特木然的看著一個個人類如膨脹的氣球一般爆裂,然后暗紅的咒文從四面八方探入,帕帕午夜趴在一個共和人的背上一邊用印安語咒罵著什么,一邊用他手中的咒文纏繞上車身、扎克、賽瑞斯、癱軟的約翰(約翰在最糟糕的處境直面了帕帕午夜,這是約翰對扎克敘述的時候刻意省略的部分)。

    然后世界翻轉,沃爾特已經和一眾人與殘骸出現在了南、北區的交界,次面八方的地獄犬涌過來,開始撕扯散揚的縛地靈。

    “嘖!”沃爾特看著只愣神了片刻,就瞬間用大衣罩上賽瑞斯,抱起,隨便提起約翰,直奔旁邊的伊克斯頓(扎克的報警)。

    沃爾特不爽轉身,“再來一次。”消失了。

    知道這分割了沃爾特和扎克的‘一秒’是什么了么,是扎克的殺戮。

    你看,太自信與理所當然,有時候真的不是件好事……
小说排行榜 男生想和女生合作赚钱 赚钱的剧情点学什么 玩京东游戏怎么赚钱的 轻松赚钱刷 网上贴吧暴力赚钱的点子收费 渣土车出了事故还赚钱吗 靠创意点子赚钱的网站 收购松果赚钱吗 梦幻155低端五开赚钱吗 搜狗搜索真的能赚钱吗 定制家具经销商不赚钱 怎样开工作室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