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莉莉2

    格蘭德。

    女孩兒娜娜似乎暫時忘了回家,在餐廳里吃打包的食物。

    扎克在辦公室里打電話給維嘉的傳承者警探,說明莉莉的情況。

    “呃,完美!”這是反話,“又一個異族綁架人類孩子的案子!”

    語氣的暴躁已經充分的展示維嘉現在的社會情況。呃,‘又’是重點。

    “能解決么。”扎克問。

    “我需要找點關系,畢竟從你提供的信息看,這不是一件單純的兒童綁架案件!”貝爾警探的不單純是——“這孩子是收養體制中的孩子!所以追求法律援助的不是什么人類父母,是政府的寄養家庭機關!”

    扎克聽出來了,“政府么,現在維嘉的政府,很亂對么。”

    “亂?”警探繼續暴躁,“不是亂可以形容的了!天知道那幫勒森布拉的吸血鬼在干什么!市政府幾乎是廢掉的!”

    勒森布拉的爭權唄。

    “那這對案子會有什么影響嗎?”扎克畢竟不在維嘉親身體會那里的情況,有些東西不能只靠想象。

    “要么非常非常好,要么非常非常糟糕!”像是廢話,“如果有勒森布拉想要用這案子做個典型,嘖,那個莉莉是跑不掉了!”

    典型?怕是不止是典型的意義吧。正常的人類父母下面,能有多少孩子被綁架?呵呵,但如果是政府的寄養體制中,能被綁架的孩子,可多呢~~

    嘖,或許不該用調侃的語氣說這種事情。但政治嘛,大家懂的。

    “但同樣,如果那些勒森布拉擔心莉莉原來是魯特·勒森布拉秘書的身份影響他們現在的爭權,這事情大概就能輕松的解決!”

    果然是要么好,要么糟的極端,沒有中間項。

    “那就麻煩警探把事情往我們都能省事的方向控制了。”

    “*!”沒啥意義的粗口,單純的情緒發泄,“我盡力!”也只能這么說了。

    掛電話前,“關于巴頓的達西……”

    “你可以完全方向,達西完全在巴頓的控制中,你的秘密安全。”

    “恩!”

    電話結束。

    放下電話的扎克看向在辦公桌對面坐著的莉莉,“放心了?”

    莉莉沒什么表情的坐了一會兒,完全沒有表態的開始了新的話題,“我需要食物,巴頓有什么地方讓我獲得真正食物。”

    尸體,人類的尸體。

    格蘭德還就剛好有一具尸體……昨天接的葬禮工作……但大家放心。扎克不會做這么惡心的事情。

    “巴頓也有一個食尸鬼,他以前的食物來源是巴頓的三處執行火葬的殯葬之家。”重點是以前,現在不行了,福特殯葬坐地漲價,磨坊和艾倫殯葬因為他們自己理由(和南區警局合作)不再給哈瑞森供應食物。“現在這個食尸鬼在紐頓開了流浪漢收容所……”

    扎克都沒有說完,莉莉批判的厭惡表情又出現了:“從殯葬之家買尸體?這是多么……”她的眼睛一番,“可悲的生活方式!我們不是老鼠!只能在陰暗的下水道里求存!”

    哎,這個心態怕是一時改變不了了。也還真不能怪莉莉,畢竟以常理來體會,能夠讓某個人真實展現自我生活的社會,就是比那些需要隱藏自我的社會要高級!

    從維嘉這種‘高級’社會中出來的異族莉莉,自然會批判巴頓的‘低級’社會!

    但魔宴構建的社會,不在常理范圍中啊!魔宴真的‘高級’嗎?它確實提供了一個環境但任何種族都能夠用自己的真實屬性生活,但同時,它也給這些種族標上了價格!

    高級?

    我們真的覺得一個在每個種族的腦門上價格的社會是高級的?我們是什么?奴隸社會的崇拜者嗎?

    莉莉的批判還沒有完,“流浪漢收容所?”不可思議的看著扎克,“難道我要吃東西,還要自己動手去殺??”

    這誤會沒啥好說,畢竟我們也一度以為哈瑞森開收容所是為了儲備自己的食物。只是我們表述,沒莉莉這么‘高級’。呵呵,自己動手去殺……

    扎克擺手,沒給什么表情,“首先,哈瑞森的收容所是真的收容所,用來幫助那些無家可歸的人。西部有這種東西吧,還是說一旦公民被社會拋棄,就丟到平民窟讓人自生自滅。”扎克已經很客氣,至少平民窟在一個物化一切價值的社會中,已經是仁慈的‘家’了,“這里不是西部,我們有人會幫助任何需要幫助的人,甚至異族。”

    扎克從一開始就沒有要慣著莉莉那矛盾的‘優越感’,適時的敲打莉莉是必要的。當然,一切都還是以快速的讓這個新來的食尸鬼了解新環境為目的,扎克也不至于和莉莉展開什么文明的辯論——沒意義,主觀意見下,沒人能說服誰。

    扎克提到異族的原因也很明確,“哈瑞森在紐頓的收容所,就以收容異族為主,你要是有那個能力在收容所你‘獲得’(自己動手殺)食物,你隨意,后果自負就行。”

    紐頓的收容所有很多西部來的異族,和莉莉幾乎是一個處境——在西部呆不下去。莉莉要真有那個覺悟動手開始豐衣足食,回歸野蠻的異族生活,扎克也沒什么可說的。

    不過扎克知道莉莉不會,因為如果真是那些徹底放棄文明的異族,何苦來東部,在中部加入全面的異族混亂就好,不是么。

    所以完全可以把莉莉當做這些做人口遷移的異族典型,她就是那些已經習慣了身處人類文明社會,在尋找任何能保留文明生活方式的異族代表。

    “哈瑞森的收容所,和各路異族都有關系,紐頓的前幻人領主里奇,巴頓的阿爾法(本杰明)的祖們事務所,帕帕午夜的手下波奇·昆因的療養院。”這關系我們很清楚,對吧,哈瑞森的收容所,是那些想進入巴頓的異族的中轉站。扎克不至于一上來就給莉莉灌這么多巴頓的社會關系,而是,“祖們事務所是為異族解決生活問題的地方,你曾是魯特的秘密,這方面的消息應該知道不少。”給莉莉提供了一個事物解決的方式,你可以去委托,畢竟,這就是異族生活的基本問題。不過這也不是扎克趨向的建議,“紐頓幻人里奇則是一直在做人類和異族之間的協調工作。”

    我們在看過里奇的幻想事務所后,對扎克的說法可以存疑——幻人里奇幾乎是在縱容人類墮落的**。但也不用否認幻人確實用了自己的能力,在人類的**和異族生活方式之間建立一個橋梁。這橋梁是好是壞就別評價了——有黑暗**的是人類,幻人只是提供了一個異族的方式去實現,同樣的,人類也有光明的**,幻人也實現了,不是么,比如紐頓大學獲得的國際交換生計劃。

    對于莉莉來說,扎克在這里表達的是,“紐頓的社會氛圍很……特別,你的食物問題能被輕易解決。”

    扎克在表達的已經不只是幻人里奇在有意無意的縱容某些人類的陰暗**了,還有紐頓天使的作為——天使為了獲得靈魂充實天堂的人口,給了人類太多的為所欲為的鼓勵。

    莉莉的食物,在紐頓,很多。這點不用替紐頓粉飾,反正紐頓現在還不是巴頓的。

    “我就呆在巴頓。”莉莉不知道是不是聽出了扎克有把她引薦到紐頓去的意思,突然開口打斷了扎克,“我不傻,我知道哪里對我來說是安全的!”看著扎克,“而現在整個聯邦,哼,整個世界,你身邊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扎克下意識的眨了下眼,不是突然被這‘贊譽’爽的往了控制自己的表情,而是,“你的意思是你要賴在我格蘭德里?”

    賴??

    扎克沒有預期給莉莉提供永久的居住地。

    在一個脆弱的女人說出‘我需要個地方住,你有地方么’時。

    回答‘我有’。是紳士的行為。

    不用拿避嫌說事,我們不至于質疑扎克這方面的人品。四個世紀,只有兩段婚姻,呃,還需要什么證明??

    扎克的本意也更多的是補償,還加一個羅根的面子……羅根其實沒什么面子,但扎克不想辜負羅根,這沒什么吧。

    給莉莉一個臨時調整的地方,本也就在扎克的預想中。你讓扎克把帶著魯特·勒森布拉的前秘書身份的人,丟在外面去適應巴頓的環境,適應托瑞多城市的環境??

    所以是必然,莉莉注定會在格蘭德生活一段時間,將人類市政府丟給格蘭德的‘中途之家’意義,擴張到異族層面。但莉莉在她自己的意識中,把‘中途’掐掉了。

    莉莉看著扎克,“賴?你說話怎么這么難聽?”一臉困惑。

    好吧,這是扎克的錯,選擇措辭的失誤,“你是打算一直住在格蘭德嗎?”

    莉莉皺了下眉,沒看扎克了,“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對我有什么預設。”話說的莫名,“但你在我心里的形象,已經毀的差不多了。”

    扎克歪了頭,“哈?”

    “羅根是你的手下,查理是你的手下,羅素是你的手下。一個想變成異族的人類,一個換血來的后裔,一個找變成吸血鬼的朋友找成血液生意人的人。”莉莉在搖頭,“都不是我認知的吸血鬼會愿意在意的邊緣者。我以為你能給這樣人,提供未來,你這個吸血鬼,和所有我知道的吸血鬼都不同。你有……”莉莉抿著嘴想了一下,擺手,“你被魯特沉迷是有原因的。”

    看向扎克了,“但真正和你接觸的這么短時間里,我太失望了。”

    扎克只能再次發出一個“哈??”

    “你和我認知中的吸血鬼沒什么區別。你有天然的優越感,覺得別人是低于你的存在!你給別人的一切安排,都不是基于我最初認為你擁有的包容心和同理心,只是俯視的同情。”

    呃,這番結論是怎么冒出來的?

    莉莉解釋了:“顯然你不喜歡魔宴制造的社會,但你也固執的不承認你制造的這個巴頓城市中的缺陷!”莉莉盯向了扎克,“你以為在你巴頓的這個城市里,有一些所謂的理解異族的人,這個城市就和諧了嗎?你一邊高高在上的嘲諷魔宴的社會價值,你自己的城市中,這些非人的異族可有價值??”莉莉的情緒似乎又開始發泄了,“還是說你以為所有物種,都在外表上都套上一個人類社會的面具,就是價值了?”

    扎克眨了下,似乎明白了一點莉莉的邏輯。這番話的起源,就是扎克在餐廳對莉莉說的話——

    “把異族裝在人類社會結構中,你就這么有優越感?什么叫做我的目標只是一個普通的公民,巴頓的市政府和警方就不會找我麻煩?我是食尸鬼,我不需要想人類一樣繁衍生息,而在你巴頓里,我的生活要變成人類社會的一個零件嗎?還有什么叫做平民中也會有理解我的人存在,請問我為什么要讓平民理解我?我需要關心我的鄰居在干什么或怎么看我嗎?我不需要,他理不理解,我都在那里活著,比他一個人類強壯,比他一個人類活的長!”

    莉莉的批判,終究是溢出了扎克的理解范圍。

    但……這也算是好事了。扎克收羅起了這些溢出的想法,將自己的認知擴寬了。

    扎克點著頭,“我懂了。”扎克很認真的看著莉莉,“這是我的錯。不,我想是我們兩個人錯,你最先表現出了對巴頓社會的抵觸,我只能防御。對此,我要為表達出對你生活態度進行預設的道歉。”

    莉莉靠向了椅背,側著頭,情緒已經開始放松了。

    辦公室里安靜了一會兒,“我以為你那種會了解各個生物,只要是活著的生物,都有自己對生活的追求的人。”莉莉開的口。

    扎克接的很快,“我是。”先表態,然后繼續道歉,“我并沒有覺得巴頓優越,我不喜歡魔宴的氛圍是事實,但我也沒覺得巴頓多好。”這也事實,詳情請看前幾天扎克的心里路程。“我們重新開始。”
小说排行榜 现在有水泥材料赚钱吗 炒股赚钱是哪年 夏季涮羊肉赚钱吗 ae白赚钱 字体录入软件能赚钱吗 汪峰鸟巢演唱会赚钱了没 输入验证码赚钱软件下载 线上代还信用卡怎么赚钱 怎么用化学赚钱 安溪拉什么水果赚钱 长沙私人家用车怎么赚钱 头条商品号怎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