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巴頓奇幻事件錄 > 第19章 社會與圣徒

第19章 社會與圣徒

    獨屬于麥莉·李斯特的晚餐時間,羅根跑來見扎克,挺認真的,“我也想去魔宴。”

    扎克看了眼這個真正從認識到現在唯一真正保持了安靜的男人,“你想好了?”

    記得嗎?當羅根跑扎克面前說‘我不想過老漢克給格蘭德計劃的人生,想成為人類以外東西’時,扎克是怎么回復羅根的?扎克沒拒絕,也沒答應,不是任何必須馬上去做的事情,只是讓羅根等著,多想想而已。

    “想好了。”羅根似乎很確認自己想要什么,我猜就是隔絕于世的監獄時間,贈予他高過戴爾的地方,“我知道你不想我成為你的后裔,我不適合成為這種……”他搖了搖頭,“托瑞多,我沒你那么喜歡人,廣義上。”呃,不值得意外,畢竟是罪犯。他看了眼在吃飯的麥莉,只是看一眼而已,話繼續對扎克,“但在魔宴我應該能找到適合我的。”小停頓,“物種。”

    扎克點了點頭,問了個問題,“你怎么進的監獄。”

    “普通的東西,傷害人之類。”羅根側了下頭,不想細說的樣子。

    可以理解,扎克也沒準備細問,“所以你想和羅素他們一起去魔宴?”

    “恩。你對他們顯然有特別的指令,我能當個幫手,我能幫忙,同時,我能看更多的——‘人’,這是我不想錯過的機會。”

    如果和扎克去西部的是他多好。

    “可以。”扎克同意了,“不如我給寫份推薦信,你也不用想著幫羅素或查理。”扎克的臉上帶著微笑,說了句有深意的話,“讓別人覺得你是‘托瑞多’的人,你能徹底的重新開始。”

    羅根沒什么表情,“謝謝。”

    至于扎克的推薦信能給西部的誰,呵,除了尼克·喬凡尼外還有誰,扎克的人氣我們再清楚不過了。

    羅根離開后,扎克是準備去寫信的,被麥莉叫住,“你還真是不毀了你身邊所有人的生活不罷休啊~”

    “你說啥?”扎克萌萌的問發表這個觀點的麥莉。

    “你知道為什么人會創造監獄這種東西么?”麥莉一遍享受自己的食物,一邊在吸血鬼面前秀自己的……知識,“因為一些罪,不至于用死做懲罰~”

    “哦。”扎克挑著眉,反正也沒事兒,聽聽唄,“我還一直以為監獄最初是為了把俘虜當戰利品圈養的地方,像牲畜。”呵呵,這才是真的知識。

    麥莉裝沒聽到,“你知道從監獄出來,重獲自由的意義是什么嗎?”扎克猜這也是個不用回答的問題了,所以擺出認真聽教的臉。果然,回答來了,“改過的人能夠重回社會,為社會做貢獻,奉獻他們沒獲得以死亡做懲罰的余生~”瞇眼看著認真聽教誨的扎克,“而你,剛剝奪這位,羅根?他的名字對么,你剛剝奪這位羅根人生唯一的價值。”

    “哦真的啊~”扎克宛若一個恍然大悟的學生,然后,幼稚的一歪頭,“等一下,西部不是我們社會的一部分嗎?這貢獻還分地方嗎?哦!我懂了,你只是討厭魔宴以至于你討厭西部的一切~你都不承認他們也是社會的一部分了~”

    麥莉撇一眼扎克,勺子里的食物放入嘴里,“哼。果然也只是個讓人惡心的吸血生物。”

    扎克收回了那的確讓人惡心的表情,不過保留的微笑,坐在了麥莉對面,“我知道你有恃無恐,所以,不如我們認真聊一下如何。李斯特小姐。”稱呼說明扎克的誠意。

    麥莉只翻了白眼,沒說同意也沒說拒絕。

    那扎克繼續了,“既然你提到了社會這一部分,我想問,如果你復仇成功,你聯合那些所有因為魔宴而受到傷害的西部人,毀了魔宴。你覺得,西部會怎么樣?不,整個聯邦會怎么樣。”

    麥莉沒有一點猶豫,“西部會被凈化。”聽起來就像個邪教頭子,呃,算了,不評論好了,“聯邦會變的更好。”

    “不不不。”扎克搖頭,“西部會崩潰。”說真的,扎克不用解釋給我們聽,我們從扎克之前和杰西卡、哈密頓的對話中已經很明白了不是么,魔宴西部的關系有多緊密——以至于魔宴和聯邦這個國家的聯系已經緊到聯邦國家的地位能夠成為魔宴吸血鬼在這個世界的優越感源頭了。所以,扎克是解釋給這位麥莉聽的。

    呃,也不對,扎克不是解釋,是告知,“你在西部生活了足夠長的時間見證西部社會階層的各個方面,這樣說沒錯吧。”扎克看著麥莉,“然后,你認為毀掉魔宴是凈化西部?”在麥莉皺眉的時候扎克繼續“你拆掉一棟高樓中所有房間的的承重墻,不是凈化,是拆毀。”

    接著,扎克一聳肩,“西部崩毀后,聯邦會發生什么。”晃著頭,“首先,和共和的友好關系,再見。”就一條,貿易協議誰推行的,西部的魔宴啊!“然后,北國。十年前的戰爭。”扎克撇撇嘴,“讓聯邦人都知道了蘭斯將軍,因為他的戰功,對么。他顯然會和你的復仇一起隨魔宴,恩,死掉。這只是個例子。我的觀點就是聯邦軍方的損失會有多嚴重。”扎克再次一聳肩,“你應該明白,現在的聯邦,還在從戰爭損失里恢復的過程中吧。”

    戰爭要花多長時間恢復?我想這個世界中的每個存在國家都有自己的經驗吧,不多說了。

    扎克的結尾在這里,“軍方等于國防,國防的損失,就意味著……”

    這里有一個我的錯,我老是在提十年前結束的戰爭,不停的提,反復的提,我就是沒有把那句話中‘結束’替換成某個更明確的詞,比如‘勝’,比如‘敗’。原因是,我不知道。沒人知道,就像街頭的狗打架,雙方在最后都開始退后一步忙于舔自己的傷口,誰贏了?鬼知道。

    麥莉的臉有些抽搐,煩躁的說了一句,“不可能再發生戰爭!”她大概以為用激動的情緒就能把一句話中猶豫的含義強行扭轉成肯定。好幼稚啊。

    “真的?”扎克挑著眉,“詹姆士去西部前,你們不是同居么,你看不到他在警局的工作么。”扎克依然帶著他臉上的微笑,“你不知道誰在巴頓制造人體自爆么。”班林的靈魂膨脹啊,北國的茨密希啊。

    “北國與共和。”扎克來了個總結,“一個聯邦最近,一個聯邦最遠,兩個國家,足夠說明我的觀點了。你覺得呢?”

    扎克看著麥莉開始翻攪自己食物,決定不再多說了,給這位小姐一點自己的時間吧。畢竟,扎克瑞·托瑞多,只有一個,他僅僅一次西部的出差就能發現、就能用那雙眼睛看到的問題,人類,呵呵,得花點兒時間理解。

    到了辦公室,扎克開始幫羅根寫推薦信。

    親愛的喬凡尼……

    扎克一扯嘴角,費什么事啊,開始撥號。扎克唯一記住的西部電話號碼,對,他那做現在顯然被尼克當做自己的家的200年別墅。

    被接的很快,“誰!有事快說,我很忙!”尼克好像在什么事中間,被打擾了。

    “哦。”那扎克貼心的用最快的語速,“我有個員工想去西部成為異族,前罪犯,挺安靜的,不怎么喜歡和人交流的那種,我想你關照一下。”

    “嘖!我不是你的人的保姆!”

    “他不是我的人。我的人會是另外兩個,一個我的后裔查理,一個去做血液生意的人類羅素。”有趣的是扎克在魔宴的那段時間,夾雜在真正的陰謀與感受……哈,本地文化中。唯一完成的工作,就是血液生意。

    “如果你讓我關照這兩個,我就……”

    “用不著,我相信那些殯葬業者會照顧好他們。”扎克是不準備給尼克真的拒絕的機會了,“你在忙,不打擾了啊~”掛了。

    掛的這么急不完全是不給尼克機會的原因,還有一點,小粉紅的聲音傳入了后院。扎克回身在窗口看到愛麗絲和瑪雅一起下車,都是一副煩躁的樣子站在車邊等還在車里的家伙下來。

    扎克觀望了一會兒,看到一直在車里坐著的是茜茜,真心的不想下去。但是,作為還頂著愛麗絲和瑪雅監護人身份的扎克有義務,了解和幫助青少年們解決麻煩。

    扎克無奈的下了樓,一開始,擺出的一副疑惑的樣子,“我以為你們今天晚上有個派對。”青少年的假期生活,大家在指望什么?

    愛麗絲沒回應,只是看了眼廚房。

    扎克隨便解釋了一下,“麥莉·李斯特來了,我做了晚餐。”

    愛麗絲依然沒說話的直接去餐廳了。

    瑪雅是準備跟著愛麗絲去的,但一把被扎克撈回來,“這什么情況?”扎克要替青少年解決問題前,至少要知道發生了什么吧!

    先給個白眼再說,“你為什么不問問她發生了什么!”瑪雅的瞳孔剛回到正常位置就瞪向了在車里抱著肩膀的茜茜。

    “我和你關系好點兒,所以,問你。”扎克搞了個笑。

    還真有人接了。瑪雅一挑眉,“吼~對~你這個吸血鬼和我這個報喪女妖關系更好~~聽到了沒有,圣徒~~”青少年。

    在茜茜陰沉的全身放出金光前,瑪雅收掉了開玩笑的臉,對著扎克,“她,真的把那個xx(女生的名字)撕成一千片了!在派對上!”

    扎克看了眼茜茜,再看看瑪雅,“不,她沒有。”這句話的真實意思是,‘不,這不可能發生,因為你們不可能讓茜茜做出這種事。’

    “是,她做了!”瑪雅的眼角一抽,“扯出了那個女生的靈魂,撕碎了人家的靈魂印記!”

    扎克再看一眼茜茜,這次的話就沒什么深意了,一臉無奈的,“不,你沒有。”

    茜茜抱著肩膀不回答,還是瑪雅,掰正扎克的頭,“她做了!我和愛麗絲應該在跳舞!卻被迫去給一個我們也不怎么喜歡的女生拼湊靈魂!”強調,“用一千片碎片拼湊!”

    扎克現在只關心結果了,“那個女生沒死吧?”

    “不,幸運的,我們有馬修(狼人血)和我們,她還活著。”白一眼茜茜,“但只是活著,我和愛麗絲都不能保證我們拼湊的那個靈魂還是原來那個!”視線收回來看著扎克,“靈魂印記和身體記憶不對應會伴隨那個女生一輩子!”

    “可憐的女生。”扎克也只能這么評論了,是有多倒霉才會在人生際遇中惹到茜茜,哎,“現在在哪里?”

    “醫院里。”瑪雅一扯嘴角,“嘖,精神科。一幫男生看著在,我們送茜茜回來。”

    扎克不明白了,“回來?”回格蘭德?格蘭德又不是茜茜的家。

    瑪雅繼續白眼,“在她家她不下車啊!”煩躁到瑪雅連翻了好幾個白眼,“我們能怎么辦,在海邊來次黑女巫vs圣徒、400年再臨??”斜眼茜茜,“我和愛麗絲能殺了她!”這好像不是玩笑,因為茜茜居然陰沉著臉沒反駁。

    “去吃飯吧。”扎克擺了擺手。

    瑪雅一被解放,瞬間消失,在后院丟下扎克看著小粉紅里的茜茜。

    想了半天,扎克只能說出一句,“你是圣徒。”情緒不夠,扎克加了個“啊。”

    茜茜牢牢的坐在車座上,側頭,盯著扎克,“是!我是圣徒!你有意見?!!”她是覺得扎克殺不了她吧。

    是殺不了。扎克搖搖頭,“至于么,一個人類的女生,你的同學,你有任何成就感嗎?圣徒?”

    “哼。”茜茜沒看扎克了,“我有!非常大的成就感!”咬牙切齒說的,“下一版《圣典》,我會告訴人類,有一種人,是連地獄都不配進入!哪怕有靈魂,都是浪費!”

    沒忘吧。《圣典》,這部濃縮了一個持續從這個世界偷走靈魂的神,所創造的教義。在隨著人類的文明進程中,改了無數版。

    現在,我們知道是誰在改了。

    是圣徒,那個告訴詹姆士:天使的羽毛是圣主信仰用來制定靈魂歸屬的標準——作為一個不在乎人類,只在乎靈魂的信仰,給予這個世界中,看起來代表了這個世界‘正義’的人的標記,是模板。展現了這幾乎等同于神諭的圣徒,是我們這個故事中的茜茜。

    不知道大家會不會把圣徒和圣人混淆。圣徒,是偷這個世界靈魂的圣主選出來的代行者。圣人,是我們、我們真切的活在這個世界的人類們選出來的。請明確這區別。

    “至于么。”扎克真的無話可說。千年前的圣徒多好,《神罰的該隱》,對么,多么單純的傳道啊。茜茜,呃,茜茜。也難怪這個時代的圣主會‘失蹤’……

    “我不需要!”茜茜陰沉著臉,“對任何人解釋!”

    幼稚。怕不是她自己無法對自己解釋吧。但這句話的真實作用恐怕就是——

    “隨便吧。”扎克上車了,駕駛位。徹底無話可繼續,那就“我送你回家。”

    茜茜沒回應。

    扎克發動了車,轉向出格蘭德。車速是扎克擬人的極限——扎克只想趕快讓這‘任務’完事兒。

    半路,“我很生氣!”

    扎克不想搭話。

    “我生氣很多事!!”

    青少年在呼喚關注。不能滿足,扎克不覺得自己可以滿足這個茜茜。

    “我撕了個靈魂怎么了!!她又不是信徒!!我不在意!圣主不在意!!沒人在意!!”

    這是崩潰了么。大概吧,扎克只是繼續踩油門。

    “調頭!!”

    “什么?”

    “調頭!!我要去紐頓!我要去撕惡魔!”

    扎克從了。沒什么好不從的。茜茜啊,是那個曾經建立了搏擊俱樂部的家伙哎。暴力,估計在她的靈魂里,在她繼續在巴頓手撕無辜靈魂、再次成為反社會的危險分子前,讓她去用那些惡魔發泄吧。圣主信仰的內部問題,內部解決,挺好的,對么~

    倒是,一定有什么事情發生了吧,讓茜茜變成這樣。會是什么呢……



    ▲百度搜關鍵词:或直接訪問官方網站.net▲
小说排行榜 微信聊天怎样赚钱 种农家田种什么赚钱 小型可以赚钱的手游 韩国工作比较赚钱 养老鹅赚钱吗 bb射龙门能赚钱吗 边打工边赚钱的事 加盟什么店最赚钱网电 qq三国2016副职赚钱 最终幻想15水都这么赚钱 腾讯代理lol怎么赚钱 博士期间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