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北宋閑王 > 第二百八十三章 終于來了

第二百八十三章 終于來了

    2>聽到趙頊的話,趙顏并沒有正面回答他,反而是笑了笑道:“大哥,你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

    “什么事?”趙頊皺著眉頭道,他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嘿嘿,其實很簡單,我們與完顏部結盟這件事,能不能交給我全權處理?”趙顏表情十分輕松的道,似乎是在說一件無關緊要的小事。

    “你……你怎么會想處理這件事?”趙頊聽到這里更加的驚訝,與完顏部結盟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趙頊為了來接趙顏回去,特意親自來主持這件事,但現在趙顏卻想全權處理,這讓趙頊也有些為難。

    “大哥,這件事解釋起來比較復雜,一時間我也說不清楚,不過你放心,這件事若是交給我,我一定會以大宋的利益為重,絕對不會任意胡為的!”趙顏最后拍著胸脯保證道。

    不過對于趙顏的保證,趙頊卻是苦笑一聲道:“三弟,與完顏部結盟這種事屬于朝中機密,影響十分巨大,當初我既然從爹爹那里接過這件事,那就一定要辦好,所以別的事情我都可以答應你,但唯獨這件事不行!”

    看到趙頊不同意,趙顏也只得無奈的嘆了口氣,本來他想通過正常一些的途徑解決這件事,可惜趙頊卻不同意,如此一來,他也只能用一些非常規的手段來解決了。

    “三弟,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趙頊這時皺著眉頭再次問道,他總感覺趙顏對結盟這件事上心事重重的。

    “呵呵,大哥你多想了,我只是覺得完顏部的事因我而起,所以想要親自結束這件事罷了。”趙顏微笑著開口道,他知道這個理由趙頊肯定不會相信,不過真正的原因他卻不打算告訴趙頊,因為以趙頊的性格,肯定會阻止他的。

    趙頊看到趙顏不肯告訴自已,也不禁有些著急,一連追問了好幾次,但趙顏卻都用其它的話給搪塞了過去,這讓趙頊也十分的無奈,最后只得對趙顏道:“三弟,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么想親自處理這次與完顏部結盟的事,但這件事已經得到爹爹和各位相公的同意,絕對不能出現什么閃失,否則你我也會受到責罰。”

    “哈哈,大哥你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自然知道事情的輕重。”趙顏再次笑呵呵的道,這時他又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當下向趙頊告辭道,“大哥,若沒有其它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休息了,說起來我已經好長時間沒有睡過床了,今天得好好的休息一下。”

    趙頊雖然還是有些不放心,但現在天色也的確不早了,聽到趙顏的話也不禁半開玩笑道:“那好吧,我也耽誤你的時間了,免得被那位鄭國公主暗中責怪我這個大哥不懂得做人。”

    趙顏聽到這里也是哈哈大笑,當下向趙頊告辭回到了自已的房間,讓趙顏意外的是,骨頭竟然和耶律思在一起,兩個女人正在小聲的說著什么,當看到趙顏進來時,一向大大咧咧的骨頭十分少見的臉一紅,立刻拿著一堆東西跑出去了。

    “骨頭這是怎么了,剛才我好像看到她臉紅了,不會是我眼花了吧?”趙顏看著骨頭跑出去的背影,一時間也十分驚訝的問道。

    “咯咯,骨頭也是女孩子,當然會害羞。”耶律思被趙顏的話給逗的笑出聲來。

    “這倒是怪了,骨頭來找你有什么事情,竟然能讓她害羞?”只見趙顏這時十分好奇的開口道,同時輕輕的走到耶律思身邊,輕撫著她已經隆起的小腹。

    耶律思十分享受趙顏的這種愛撫,當下輕輕的靠在他的胸膛輕聲道:“骨頭從小在完顏部長大,對外面的許多東西都不懂,侍女給她準備了一些女人使用的東西,她卻不會用,又不好意思問侍女,所以就跑來問我。”

    說到這里時,耶律思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當下捂著嘴輕笑道:“剛才骨頭告訴我,今天下午洗澡時,她不知道香皂是做什么用的,只是看著白白嫩嫩好像很好吃,所以就咬了一口,幸好服侍的侍女急忙把香皂從她嘴里扣出來,否則她就咽下去了。”

    耶律思說到最后時,也禁不住再次發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趙顏想像著骨頭嚼香皂的樣子,也同樣是笑出聲來,不過很快他又有些奇怪的問道:“我記得香皂是去年才開始在開封城贖買,不過聽思兒你話中的意思,好像你已經用過了香皂,難不成香皂已經傳到你們遼國了嗎?”

    聽到趙顏話,耶律思則有些得意的道:“那當然,你們大宋的東京城匯聚天下百貨,許多新奇的東西都是從東京城流傳出來的,為此有一些特別的商人專門呆在東京城,只要一有新東西,就會立刻高價收購,然后運到上京等地牟利,香皂自然也不例外。”

    不過說到這里時,耶律思卻露出一幅肉痛的表情道:“不過你們宋人制作出來的這種香皂可實在太貴了,一塊就要價百貫,我堂堂一個公主都買不起,后來還是要嫁給張仁先,宮里才給我送來兩塊,可惜逃出行宮時沒來的及帶在身上。”

    趙顏聽到這里卻是哈哈大笑道:“這可不能怪我們大宋,其實香皂在開封城雖然賣的不便宜,但也算不上太貴,只是那些商人太黑心,所以才會在遼國開出百貫的天價,不過等到我們回到大宋,你就不必擔心香皂的問題了,因為這種香皂就是我府上的作坊生產出來的,到時你想要多少都沒有問題,另外再告訴你一件事,其實香皂就是夫君我發明出來的。”

    耶律思聽到這里也是驚訝的睜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道:“這……這怎么可能,夫君你一個堂堂的郡王,怎么會懂得制作香皂這種東西?”

    “哈哈,為夫懂的東西還多著呢,以后你就會慢慢發現的。”趙顏這時也十分得意的道,若是論起博學,恐怕整個大宋都沒有人比的過他,畢竟生活環境不同,他接觸到的知識面根本不是大宋這個時代的人可以想像的。

    夜已經深了,趙顏和耶律思聊了幾句閑話,然后就上床休息,耶律思已經懷孕,趙顏當然不可能再碰她,但晚上時他已經習慣抱著對方入睡,耶律思也只有躺在他懷里時才睡的最安穩。

    一覺睡到天亮,等到趙顏和耶律思醒來時,侍女已經送來洗漱用的東西,等到洗漱完畢,早飯也被送到他們的船艙,這讓趙顏不禁有些感慨,當初他剛穿越時,天天被伺候著還有些不適應,但是在完顏部時事事都需要親力親為,當時他最想念的就是這種被人伺候的生活了,現在總算是又過上這種腐敗的日子了。

    “夫君,你們平時吃飯也這么奢侈嗎?”耶律思看著面前的早餐,一時有些不適應的問道。

    “為什么這么問?”趙顏看了看面前的早餐,有些不解的問道。趙頊是個很細心的人,昨天晚上就發現趙顏他們幾人只吃素菜,所以今天早飯也準備的以素菜居多,其中大部分都是儲藏的白菜做的,根本不值什么錢啊?

    只見耶律思從盤子中挑出一片醋溜白菜道:“昨天大哥為我們接風時,宴會有這種青菜也可以理解,但是現在只是普通的早飯,竟然也用了這么多青菜,青菜在冬季本來就十分稀少,這么幾樣青菜恐怕也要花費不菲吧?”

    “哈哈哈~,思兒你又錯了,幸好這里只有我們兩個人,否則你這個公主可就丟了遼國的臉面了。”趙顏這時大笑著道,然后又給她講解了一下白菜可以儲藏的特性。說起來自從他去年把白菜從南方移植到北方后,今年冬天的白菜就已經爛大街了,根本賣不上價錢,不過看樣子白菜還沒有傳到遼國,否則耶律思也不會如此問了。

    耶律思聽完趙顏的講解后,也不禁羞紅了臉,昨天她還笑骨頭因為沒見識鬧笑話,沒想到今天自已竟然也和骨頭一樣鬧了笑話,不過這也提醒了耶律思,從今天開始,她將開始一種全新的生活,自已也要學著慢慢的適應。

    吃過早飯后,骨頭又跑來找耶律思請教,看來她需要學習的東西還挺多,趙顏也沒打攪兩個女人的交流,當下出了船艙去找到周侗、何力與許山三人,然后悄悄的交待了他們一件事,結果周侗他們僅僅猶豫了一下,最后都堅決的點了點頭。

    就在趙顏剛剛與周侗他們交待完事情,就見到海灘上的女真人向船上高喊,好像是有什么事情,當下趙頊派出小船到達海岸,結果不一會的功夫,小船就飛快的劃過來向趙頊稟報道:“啟稟殿下,完顏部的頭領求見!”

    聽到劾里缽果然主動求見,趙頊也不禁露出一個得意的微笑,當下開口道:“派出幾艘小船去岸上,允許完顏部的人登船!”

    旁邊的趙顏聽到這里,也同樣露出一個久違的微笑,同時喃喃自語道:“終于來了!”
小说排行榜 杭州哈罗单车调度员赚钱吗 网投买彩票赚钱到底是不是真的 当主播订阅赚钱吗 快速赚钱源码 大连宇航泊车收费员赚钱吗 微网能赚钱是真的吗 qq幻想 剑客赚钱 国际商人怎么赚钱 有台电脑在家赚钱是真的吗 2018年为什么这么难赚钱 能靠画画赚钱么 丝芙兰是怎么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