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末世之洗禮時代 > 末世二百三十章 被源所坑

末世二百三十章 被源所坑

    無數白斑在通道內的街道中心出現,它們閃爍不止,猶如夏夜螢火,聚合幻化,形成人形身影,一身純白色的幻化服裝,令這個外貌大叔樣的人類顯得冷峻非常,而那頭幻化而成的及腰白發無風自動,頗有一番成熟幽冷的帥氣。↖,

    “我是源,是科技程序和靈魂結合的產物,也是這個城市的管理者,洗禮時代的人類,你們既然來到了這里,那么,就運用你們所掌握的力量,通過這段考驗之路,抵達中心塔吧!”

    白色大叔身影冰冷的話語好似寒冬利風,刮得眾秘解者心底發寒,白色的瞳孔漠然掃視眾人,“這是你們新時代人類所必須經歷的過程,等抵達中心塔,我將解答你們一切的疑惑。”

    “嘭~”

    不等眾人詢問,白色大叔身影一下炸開,化為白色光點消散。

    “走吧!”

    眾人愣了好半響,夏晨悠然的走出來,微微一笑,眼中不易察覺的閃過莫名精芒,“好像挺有意思的呢!”

    “我們也走。”

    夜明輝招呼身邊的程震,也給安韻欣使了一個眼色。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與其在這里糾結,還不如勇往直前。

    “我們也進去。”

    龍瑞文自然不甘落后,雖然已經從源的口中知道這一路上恐怕都消停不了了,但來之前,他早已做好了心理準備,要是一點危險和麻煩都沒有,那才奇怪呢!

    “死就死!我也來。”

    “嘿嘿。不知道抵達中心塔能得到什么好東西。”

    “走啦走啦!”

    …………

    有了帶頭的夜明輝幾人決定進入,這些秘解者也都隨眾跟上。

    有些事。人類只有有了領頭的,有猶豫不定思想的人就會跟隨領頭的人行動。更何況這些五解秘解者在來之前,就已經思考了會遇到這樣的危險情況。

    夏晨說完,第一個穿過通道,隨后是夜明輝三人,龍瑞文等人以及那些決定繼續闖的五解秘解者。

    “邦邦~”

    踏入這個金屬建筑的世界,剛硬的地板被夜明輝踩踏,發出清脆與沉悶結合的詭異聲響。

    “小心一點,程震掩護我,韻欣姐。輔助交給你了。”

    看著前方一望無盡頭的鋼鐵街道,夜明輝微微側頭對兩人說,但是他卻也沒有動,走在最前面的最容易受到攻擊,他可不會那么傻,去闖第一個。

    就在這說話的時間,后面的五解秘解者也紛紛走進這個中心區域,幾乎沒有一個后退不進的,他們聚集在一起。誰也沒有動,倒是像鄉巴佬進城,四處好奇的張望著。

    當然,也暗自警惕著。

    “快看。通道。”

    有秘解者忽然出聲。

    潔白無暇的白色屏障上,那一個容納眾秘解者進出的通道口在最后一位五解秘解者進入之后,開始迅速縮小。兩三秒的時間過去,通道口完全消失不見。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看到這一幕,眾秘解者心都涼了半截。臉色雖然不是很難看,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這下好了,退路被封死,就算想要退出都不可能了,畢竟,白色屏障的防御力可是有目共睹的,誰能憑借自己的力量破開它。

    一些五解秘解者甚至已經開始有淡淡的后悔情緒產生了。

    夜明輝也有些擔心,他擔心的當然不是自己,他對自己有信心,他擔心的是后面的安韻欣和程震,他們的實力可不比是純攻擊類型的自己呀!

    “好,那么,現在開始吧!祝你們好運!”

    源那鬼魅般的聲音不知道在何處響起,傳進眾秘解者的耳中,雖然是祝福的話語,但在冰冷的語氣里,卻沒有給眾秘解者一點安心的感覺。

    “嗡嗡嗡嗡嗡~”

    隨著源話音剛落,一個個白色的空間魔法陣在每一位五解秘解者腳下出現,繁瑣,玄奧的魔法陣文流動,就像是一個精密的儀器被啟動,它們協調有序,在眾人剛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發動了效果。

    一道道白光閃爍,每一次閃爍,就會有一位五解秘解者被傳送離開。

    這一切實在是太快了,從白色魔法陣出現到傳送眾秘解者,全都沒有超過一秒時限。

    夜明輝想要去抓住程震和安韻欣,只來得及伸出手,連碰都沒碰到兩人的衣服,就眼前恍惚一下,四周的景物瞬間扭曲,又瞬間出現。

    只是,這重新出現的場景卻不是原來的地方了,唯一相同的,可能就是在幾米外的白色屏障,這也讓夜明輝大致了解了自己的處境。

    “該死!混蛋!”

    看著周圍和剛才相似的場景,夜明輝忍不住罵咧出來。

    他在此之前也想到了一些阻擊自己等人的手段,但就是沒想到這個源竟然會把眾人全部分開。

    沒有同伴的掩護和支援,每個人的危險程度都大大增高了。

    再者,以己度人,自己現在的處境估計也是安韻欣和程震的處境,他們的實力也不知道能不能安全抵達中心塔?!

    “洗禮時代的人類們,想要抵達中心塔,必須靠你們自己獨立完成。”

    “現在,我公布這場游戲的規則,在你們的面前有一把鑰匙,分別是紅色,藍色,綠色的其中一種,你們除了要在我的阻擊下抵達中心塔外,也要奪得和你們顏色不相同的兩把鑰匙,只有三把不同顏色的鑰匙,才能打開中心塔的大門,也就是說,你們十五個人里,只有三分之一才能進入中心塔。”

    “還有,不要想著合作,你們的一切行動都在我的監控之下,合作是不被我所承認的,就算有三把鑰匙,中心塔的大門也不會開啟。”

    源的聲音從四方八面鉆進眾秘解者的耳朵里,夜明輝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他總感覺在這段話的語氣里,有著淡淡的惡趣味與坑害了對方的小小得意。

    “這個源看來應該也是有自我意識的,難道是因為獨自待久了,性格語氣上才會……嗯,怎么朧就沒有給我這樣的感覺呢?”

    夜明輝腹誹不已,他看向自己的前方,一把像是湯勺似的光斑幻化的藍色鑰匙凝聚,靜靜的懸浮虛空。

    夜明輝走上前,一把握住藍色鑰匙,沒有穿透的現象產生,這把鑰匙就像是實體似的,隨著他手掌的移動而移動。

    同樣被傳送到陌生而又熟悉的場景,安韻欣先開始的驚愕已經完全平復,看著眼前懸浮的一把鑰匙,她恬靜一笑,將鑰匙收好。

    “既然如此,那就開始吧!”

    銀白色的鋼鐵街道上,程震面無表情,心底默然的想,收好鑰匙之后,他大踏步向著中心塔跑去。

    身為雙重秘解者,只是四解后境秘解者的他,沒有一絲對五解秘解者的畏懼,眼神堅定得可怕。

    “真是沒想到呀!源竟然會玩這么一手出來,真是精彩。”

    看著鑰匙在面前凝聚,夏晨微微一笑,沒有惱怒,沒有氣憤,也沒有抱怨,只是靜靜的將鑰匙收好,緩步向著中心塔走去。

    “哼!”

    聽完源的所謂‘游戲規則’,龍瑞文只是冷哼,神色不善,不過他也知道對付源不可能,收好鑰匙,像陣風似的向中心塔奔行而去。

    被擺了一道,每個人的心情都不盡相同,憤怒的,漠然的,苦惱的,不屑的……但,他們都不得不接受了這個安排,收好鑰匙,向中心塔進發。

    然而,隨著最后一位五解秘解者將鑰匙握在手心,這仿佛就是源開始阻擊的觸動條件,各種能量在源的調動下,開始凝聚成形。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