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末世之洗禮時代 > 末世一百二十六章 他表白了

末世一百二十六章 他表白了

    秘解者大廈某一房間內。↑,

    “做我女朋友好嗎?”

    夜明輝站起身來,對著身前的夏珂輕聲說,突如其來的話語讓她為之一愣。

    “你……你說什么?”

    臉頰驟然一片緋紅,夏珂猛的睜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議的神情。

    “我說,做我女朋友好么?”

    夜明輝面無表情,血色的瞳孔對視美眸,其中倒影著眼前夏珂的絕美面容,一字一頓的重復一遍。

    不管在洗禮前還是前世,夜明輝都沒有交過女朋友,也就是說沒有經驗呀!因此,對夏珂的那一絲喜歡,他的表達方式也是相當直接。

    呼吸開始急促,夏珂在這幾息之間思緒紛亂不已。

    答應!

    還是不答應!

    夏珂細細的思索,手臂依舊被夜明輝抓住不能掙脫。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夏珂的沉默也令夜明輝心生忐忑。

    “我……”

    這一刻,她凝視夜明輝,絲毫沒有因為表白而有所尷尬,只是剛開口說出‘我’便說不下去,留下一串尾音。

    “這樣么?我明白了。”

    夜明輝心中嘆氣,雖然不甘,但還是放開了夏珂的手臂,沉悶的聲調響起,“那你先出去吧!不用準備食物了,我一會自己去做的。”

    驀然,在夜明輝放手那一瞬間,夏珂心中感到一股無比深刻的失落感,就像是對自己非常重要的東西不見了似得。

    “不……我……”

    在夜明輝話語剛落之際,她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反抓住夜明輝的手臂。似乎,身體的動作先于思想傳達。聲音很輕,也很柔。“我愿意。”

    “嘭嘭嘭~”

    聽見這三個字,夜明輝的心跳不由自主的開始加快,心中涌現一股喜悅,幸福感。

    他笑了,雙手一抬,將夏珂一把擁進懷里,發間的幽香順著鼻息鉆進,夜明輝不禁微瞇上眼。

    夏珂沒有反抗,矮夜明輝一頭的她將頭埋進夜明輝的胸膛。濃烈的男人氣息給人以無與倫比的安全感。

    這是她第一次被異性擁入懷中。

    “夏珂姐,我喜歡你!”

    夜明輝左手五指沒入夏珂及腰的墨黑長發之中,情不自禁的說。

    “嗯!”

    夏珂閉上眼睛,像小貓一樣露出享受的模樣,迷糊的應了一聲,腦中實則一片空白。

    溫馨的場面不知過了多久,夏珂緩緩離開夜明輝的懷抱,她凝視著夜明輝,臉上的飄紅還未退去。眼神也顯得有些迷離般。

    金色的陽光透過巨大的落地窗照耀進來,在地板上拖出兩人的虛幻似的黑色影子。

    “砰砰砰~”

    然而,就在這么一副和諧浪漫的畫面下,房門敲響的聲音忽然傳來。

    “什么?”

    夜明輝扭頭看向房門喊了一聲。手卻是緊緊的拉住夏珂的手掌,生怕下一刻夏珂就跑掉似的,這讓夏珂哭笑不得。不過卻也沒有掙脫。

    “龍瑞文來了。”

    這是白凌凡的聲音。

    “哦。”

    夜明輝想到和龍家還有過節,眉頭不由皺起。輕拉了夏珂一下,“我們去看看。”

    兩人一前一后出了房間。來到客廳,天耀小隊的眾人都沒有離去,坐在沙發上,看著一位英俊瀟灑的白衣青年,他們眼中皆是帶著警惕。

    看到夜明輝牽著夏珂的手走出來,所有人都露出意外的神色,白凌凡嘴角一勾,暗笑一聲,更是對著夜明輝打了一個‘不錯’的眼色。

    夜明輝苦笑,無視眾人的目光,領著夏珂一同坐下,看向龍瑞文,直接了當的問,“你來了,是要完成上次沒有打完的戰斗么?”

    “不,這倒不是。”

    龍瑞文露出笑容,眼中的銳利仿佛利刃刺出,令夜明輝大皺其眉。

    “不是!”

    夜明輝有些詫異,不過他還是整理一下情緒,爽快的說,“要是來延續上次的戰斗的話我隨時奉陪。”

    “喂,你到底想耍什么鬼?”

    白凌凡大大咧咧的沖龍瑞文說,一點也不在乎對方的實力比自己強大。

    “果然,以你的實力不出我所料的達到了五解。”

    龍瑞文打量著夜明輝,呵呵一笑,“這次我來是邀請你同我們一起去闖古城遺跡的,相信你肯定也很有興趣的吧!”

    “去古城遺跡?”

    夜明輝倒是有些意外,他本來還打算自己一個人去的,沒想到龍瑞文也有這個想法。

    “什么?”

    白凌凡幾人訝然,當即反對,“那可是古城遺跡呀!上次那個警告雖然說必須要五解才能留在古城遺跡當中,但現在夜明輝你才剛剛突破罷了,實力還太弱吧!”

    “明輝哥哥,不能去呀!”

    聽了白凌凡的話,鄧婷飄到夜明輝身前,也是勸解。

    夏珂沒有發言,在之前夜明輝便已經跟她說過這個問題了。

    至于一旁的蘇璃與程震也沒有開口,默默的看著場上的談話,沒有發表意見的意思。

    龍瑞文掃視眾人,沒有在意他們的態度,“明天八點,洗禮晨光大廈。”

    說完,他起身,沒有等待夜明輝的答復,也沒有再看眾人一眼,打開房門了出去。

    “你真的要去么?”

    回過頭,白凌凡看向夜明輝,低沉著聲音詢問。

    “是,我必須去,而且,還要去闖古城遺跡的中心地帶。”

    夜明輝回答的異常干脆。

    “可是……”

    白凌凡想要說些什么,但卻被夜明輝直接打斷。

    “沒什么可是的,只有那里或許有完全治愈靈魂創傷的方法。”

    夜明輝看向白凌凡堅定的說。握著夏珂的手不禁緊了緊。

    “我也要去!”

    一旁沉默的程震忽然開口。

    “你……為什么?”

    夜明輝愕然。

    “我想要獲得力量,殺死那些怪物的力量。雖然我是雙重秘解者,但是我感覺比一般都秘解者也強不了多少。或許,在古城遺跡有我追尋的力量。”

    程震難得的說出長長的一段話。

    “你要考慮清楚,以你現在四解后境的實力,要是進入古城遺跡的話,危險比我們更大。”

    夜明輝說。

    “我明白,但我非去不可。”

    程震很倔強的說,“做出決定,我就不會后悔。”

    “那好吧!明天我們一起去。”

    夜明輝能感覺到程震那堅定的信念,心想。自己選擇的道路,那就需要自己負責。

    “那我們先走了。”

    白凌凡拉起蘇璃離開這里,鄧婷等人則是跟著他們身后離去。

    片刻間,房間內僅剩夜明輝與夏珂兩人。

    “我去給你做飯吧!幸好秘解者大廈還有電。”

    夏珂微微一笑,燦若櫻花綻放,說著,便起身向著廚房走去。

    “我來幫你吧!”

    夜明輝第一次在空閑時間沒有了修煉的心思,立馬跟著進入廚房。

    …………

    華城,經過兩次怪物群襲擊。周圍地區死去了不少的怪物,明面上似乎平靜了不少,但所有人卻是知道,這不過只是暫時的而已。只要一天不把暗域怪物趕出地球,完全滅殺,那么。這場戰爭就不會結束。

    所謂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同樣,越平靜。越令人感到不安,平靜,只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奏罷了。

    空曠的會議室,四大家主穩坐其中。

    “我所屬的所有幸存者基地市已經全部聯系上,開始組建洗禮晨光秘解者隊伍了,你們的情況怎么樣?”

    龍家主眉頭一挑,聲音沉穩有力。

    “當然,這個提議本就是我提出的,我早就完成了。”

    白家主哼了一聲。

    “我也已經開始組建了。”

    墨家主淡淡的說。

    “嗯,我也已經開始了。”

    夏家主點點頭。

    “我們所有人加起來的幸存者基地市一共有大小不等的四十個。”

    夏家主沉吟一番,抬起頭,“這一股力量是我們華夏所有的力量了,我建議在暗域種族的族長降臨前,我們利用這些洗禮晨光隊伍展開定點清除計劃,奪取在那些城市里的重要軍事地點以及食物,同時還能夠獵殺暗域怪物提升洗禮晨光隊伍的實力,讓他們盡快形成有組織性,紀律性,團隊性的秘解者隊伍,這樣在將來的戰斗上,也不至于太吃虧,一箭三雕,你們認為如何?”

    “當然沒問題,可是我們要從什么地方開始呢?”

    三位家主也知道這是對自身百利而無一害的事情,自然沒有理由反對。

    “瓦格省開始怎么樣?根據我的調查,這個省份的怪物最少,而且主要怪物組成為隱性生物和亡靈生物,這對于我們來說,簡直就是最佳的下刀之處。”

    墨家主笑瞇瞇的說,這個省份中大半的幸存者基地市正好是屬于墨家。

    “不不不,我覺得應該從我們赫迪省開始,你們說呢?”

    白家主當即反駁,“總要先把大本營先清理出來,你們說呢?”

    “不,我覺得應該先從……”

    “我認為還是達耀省開始,要知道隱性生物可是這個省份最多。”

    …………

    眾家主都想要先清理自己所管轄的省份,這樣不僅洗禮晨光隊伍能更快的提升,而且,在暗域的族長不知道什么時候會降臨的情況下,還是自己的地盤沒有怪物的騷擾最好,誰都想第一個清理的是自己的省份。

    一時間,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會議室內眾家主開始了一番激烈的討論,誰也不肯讓步。

    半小時之后,夏家主深吸一口氣,看著還在討論的三人,手掌拍了拍實木會議桌,咳嗽了兩聲,示意眾人安靜下來,似乎他也明白了,這樣下去只是在浪費時間罷了,根本就沒有多少實際意義。

    “這樣吧,我們來比對誰手上掌握的秘解者隊伍多,最多的那人擁有確定從哪個省份開刀的權力。”

    見到三人安靜下來,龍家主這才不緩不急的說。

    “誰掌握的秘解者隊伍多?”

    “好主意,就這樣。”

    “嗯,話語權是掌握在強者手中的,既然這樣,那么我也沒問題。”

    三人不約而同的點頭,信心十足的模樣,心底卻不知道在打些什么算盤。

    夏家主露出一抹莫名的淺笑。

    而就在四位家主開始比對之時,秘解者大廈房間內,夜明輝和夏珂剛剛解決午飯,牽著夏珂的手走出了房門,散步般的行進于崎嶇不平的街道兩旁。

    華城的街道,高大的環衛樹早已經被清理掉,路邊到處都可以看見被砍斷樹干的樹墩。

    沒有了樹木的阻礙,斑駁的暖陽直接照射下來,落在并肩而行的兩人身軀上,給人帶來一絲溫暖。

    “嘿嘿,你說我們這算什么,約會么?”

    夏珂偏著頭看向夜明輝,嬌俏的臉蛋露出一抹可愛的笑容,配上那一雙似乎會說話的大眼睛,這一瞬間,令夜明輝心神一顫。

    “應該……是吧!”

    因為以前沒經驗,因此夜明輝的回答顯得……相當沒有誠意。

    “呵呵呵……”

    夏珂笑,夜明輝也笑。

    他忽然明白了,對方的快樂便是自己的快樂。

    “你明天就要去古城遺跡了,萬事一定要小心呀!”

    走著走著,夏珂忽然開口。

    “放心吧!有了你,我一定會回來的。”

    夜明輝的語氣很是真誠,只是令夏珂臉龐羞紅一片。

    奇怪,為什么自己這么容易臉紅了,夏珂跟在夜明輝身旁,心中默默地想。

    這一天,夜明輝帶著夏珂逛遍了華城,他們去過普通人居住的區域,看見了那些流離失所的人們,他們,有小孩,有大人,也有老人,不論男女,不管他們在洗禮前是什么身份,但在此時,他們就只有一個身份……幸存者。

    他們大多身體骯臟,渾身散發著難聞的臭味衣服也有著不少的地方擦破,打著補丁。

    他們也去過秘解者聚集的區域……城市中心廣場,那里,有著各種各樣的交易,命晶,魂火,命華,以及怪物身上的材料等等,一切有關怪物的物品都在這個中心廣場交易。

    這一天,夜明輝明白,自己恐怕這一生也忘不了今天了。

    夜幕降臨,夜明輝將夏珂送回秘解者大廈,和蘇璃與鄧婷打個招呼,轉身回到屬于自己的秘解者居住大廈的房間,這個時候,白凌凡,周胖子,杜元武幾人早已經回到各自的房間。

    ps:挖槽,竟然碎著了,唉,天要亡俺吖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