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末世之洗禮時代 > 末世一百三十七章 仇怨解決

末世一百三十七章 仇怨解決

    時光如水,流逝無聲,轉眼間,夜幕降臨。

    端坐在鐵質骨架床上的夜明輝心有所感,睜開了血色的眸子,一雙血色瞳孔泛著幽幽紅芒,在這黑暗的寢室空間中甚是妖異。

    “怎么了?”黑暗中傳來杜元武的聲音。

    “或許,那個家伙回來了。”

    夜明輝應了一聲,起身打開了房間門,向著樓下行去,身后杜元武則緊跟而上。

    天空中的空間裂痕邊緣釋放著光輝,灑落而下,將眼前的一切披上了一層銀輝,頗有一種朦朧之感,此時,在宿舍樓下,一行八人正在向著這邊緩步行來,正是范闖一行人。

    “大哥,我怎么感覺有點不對勁。”

    一個全身黑衣,斷了一只手臂的中年男人走上前來,對著范闖皺眉說道。

    “嗯,我也有這種感覺。”

    范闖抬手,示意眾人停下來,他看了看前方的宿舍樓,沉聲道:“按照以往的情況來看,安排的崗哨應該已經發現我們了,出來迎接我們了才是,怎么現在沒有一點動靜。”

    “有問題,絕對有問題,太安靜了。”

    那斷臂中年男人也是不住點頭,驚疑道:“不會是血狼秘解者小隊趁我們白天不在,來偷襲了我們的吧!”

    “不管怎么回事,小心一點。”

    范闖還是很謹慎的,囑咐了身后幾人幾句,帶頭向著宿舍樓走去,只是在心中卻是將警惕提升到了極點,能夠當上一個秘解者小隊隊長的人物,也不只是擁有蠻力才行的。

    八人在銀色光輝下行進,很快,便已經來到了這個宿舍樓前,在如今斷電的情況下,整棟宿舍樓黑暗無比,恍如一頭沉寂著的噬人猛獸,就算是八人在這里居住了半月有余,心里卻還是忍不住生出一些微不可查的心驚之感。

    “遭了,空氣里有淡淡的血腥味,我們快退。”

    臨到樓梯口的近前,那斷臂中年男人鼻子動了動,忽然臉色大變,呼喝道。

    眾秘解者聞之色變,頓時后退了三十多米的距離,而就在這個時候,樓梯間口的陰影處卻是晃晃悠悠的走出了兩道黑色身影,天上的空間裂痕光輝照耀下,將這兩道身影的影子映射向黑暗的樓梯間深處。

    “你們是什么人?”

    范闖上前幾步,大喝道,憑其直覺,他可以肯定這兩人并不是黑血秘解者小隊的成員。

    “要你命的人。”

    夜明輝一個踏步,走出了黑暗的陰影,雙眸泛著無盡血光,冰冷無比。

    “就憑你,也想要殺我,哼。”

    范闖臉色不善的盯著夜明輝,道:“我的那些兄弟們呢?”

    “殺了,一個不留,很快你們就會和他們見面了。”

    夜明輝面無表情的看著范闖,沒有多言。

    “什么?”

    范闖大怒,其實他也明白那些留守的秘解者應該是兇多吉少了,但是聽見夜明輝如此不在意的說,心中的怒意還是忍不住爆發了出來,要知道,在這洗禮當中,他可是好不容易才聚集起了這么一些班底的,現在竟然被人給滅了。

    “小子,你該死。”

    范闖向著夜明輝沖殺了過來,他每前行一步,身軀就會拔高一寸,同時身體表面也跟著泛起了金銀亮光,在這夜晚當中相當的扎眼,這正是……金剛戰士傳承。

    沒什么說的,夜明輝正面迎戰。

    他的身軀也跟著泛起藍白星辰之光,腳踩流光掠影,一步踏出,直接來到了范闖的面前,拳上泛起藍白星辰之光,拳定乾坤施展而出,直接和范闖的金剛拳頭硬碰硬,一時間,金屬碰撞的‘當當’聲響不絕于耳,震得人耳膜生疼。

    “殺。”

    “干掉他們。”

    …………

    這個時候,一旁的七位秘解者也跟著沖殺了上來,他們的目標正是已經擺出戰斗姿勢的杜元武。

    “轟~”

    夜明輝再次一拳擊出,藍白之光閃耀,給人以重若萬鈞之錯覺。

    范闖咬牙迎上,其實在第一拳碰撞的時候,他便已經臉色大變,他沒有想到,這個看上去年齡不大的小子,竟然在近身戰的力量對拼之下勝過了自己。

    且,對方的步伐也是如光如影,既快,又飄忽不定,有許多次,自己打出的攻擊最終卻只是擊中了對方的殘影,現在自己完全是由著對方的節奏走,被動應戰,稍一疏忽,或許對方的拳頭就會砸在自己的身上。

    “當~”

    夜明輝一拳砸在了范闖的胸膛之上,強大的力道直接將其擊飛十來米,人在半空,胸膛之中已經響起了陣陣骨斷,骨裂聲,不知道遭受到了什么樣的重創,‘嘭’的一聲,范闖最后重重的落在了地面,將地面砸的如蛛網般的裂了開來。

    “你……”

    范闖翻起身,吐出了一大口鮮血,眼露些許絕望之色,在如此重創的情況下,他已經明白,自己是不可能逃的掉的了。一時間,竟指著夜明輝竟有些說不出話來。

    夜明輝身影一閃,化為一道流光,眨眼間來到了范闖的面前,搖頭道:“沒想到你三解初入的實力竟然這么不堪,輕易的就被我打成了這個樣子。”

    “噗~”

    聞言,范闖忍不住再次大吐了一口鮮血,臉色發白顫顫巍巍道:“你到底是誰,為什么要對付我?”

    “快死之人,就不要知道那么多了。”

    夜明輝沒有正面應答,只是將藍白之光收斂消失,抬手將血離幻夢凝聚而出,一刀斬過,伴隨著金屬碰撞聲,一顆腦袋自范闖的脖子上滑落,鮮紅的血液自頸動脈噴射而出,染紅了周圍一大片地面。

    “大哥。”

    “隊長。”

    一旁的七位秘解者已然被杜元武殺死一人,現在還活著的六位秘解者見此一幕,全部亡魂皆冒,心中大駭,這個人的實力太可怕了,竟然在二十幾回合之內就把三解初入的范闖給殺死了。

    這一下,他們全都作鳥獸散,不再和杜元武戰斗,各種奔逃而去。

    “跑的了嗎?”

    夜明輝冷笑,背后的星辰羽翼浮現,化為一抹流光,追上了最近的那位秘解者,手中的血離幻夢閃過,直接由肩斜斬,劈成了兩半。

    夜明輝不做停留,身影再閃,又追上另外一同奔逃的兩人,凜冽的血色刀光閃過,在這寂靜的黑夜當中又徒增了兩具尸體。

    這一刻,血霧開始彌漫,環繞在了夜明輝的身周,徐徐飄蕩著。

    杜元武在這些秘解者奔逃之后,并沒有去追,而是站在原地,看著眼前這一切,他知道,夜明輝會解決這些該死的家伙的。

    “啊~”

    一聲慘叫再起,最后一人也被夜明輝斬殺,此刻,他身周環繞的血霧越來越濃郁了起來,他緊皺著眉頭,忽然盤膝端坐了下來,閉了那一雙紅的幾欲滴血般的眸子,心神沉寂下來,感受那一絲若有若無的殺戮意境。

    殺戮意境不同于其他意境,它只需要殺,殺的越多,自然也越發容易領悟到殺戮意境。

    過了好半響,夜明輝才再次睜開了血色的眸子,今天殺死了十幾位秘解者,解決了前世的仇怨,同時,也讓夜明輝感覺到,自己的殺戮意境已然領悟了百分之九十九,如果再前進一點,就能夠施展殺戮領域了,到時候,戰力肯定提升的不止一點半點。

    除此之外,夜明輝還感覺到,自己的境界似乎也快要突破了,想來應該也就是這一兩天的事情。

    不管是突破到了三解后境還是領悟全部意境,進入領域,夜明輝的戰力都能夠提升了一大截。
小说排行榜